鲸落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important;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19em;
        width: 17em;
        height: 10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0.3em 0.675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5s ease-in-out;
    }
 
    #side-bar:target {
        display: block;
        left: 0;
        width: 17em;
        margin: 0;
        z-index: 1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em;
        opacity: 0;
    }
}

Whalefall2.jpg

“请说出你的姓名和在基金会的职位。”那声音通过一系列扬声器的失真,在房间里回荡。

坐在金属折叠椅上、双手放在面前桌上的瘦弱男子在回答单面镜里传来的提问之前先是惊了一下。

“呃,抱歉。Miles Lykar,SCPS的‘奥勒’——抱歉,是‘帕尔马’号的初级航海员,长官。”

在那带着静电杂音的声音再度发问之前,有片刻尴尬的沉默。

“请根据你的理解说明2021年3月13日指派给你的任务性质。”

Miles咽了口唾沫,喉咙里出现了一个肿块。他猜测着他们为什么会让他进来;他知道自己在行动后报告中写了什么。但他不知道要怎么说出这些事。

“好,呃,我们被告知AA1的人一直在和归档部门和Hazers2合作。他们在处理我们从J&J3捕获的那些探测骨时发现了一些问题。”

寂静持续,没有回答。

“是的,显然有一些事情不符合,呃,时间线:在我们知道了J&J是做什么的,他们正在干什么的时候。我知道这让Barrett主管很紧张,所以那是我们第一个感觉不对劲的线索。是他下达的命令,长官。我猜他让‘帕尔马’号停在船坞里的理由不仅仅是海员的直觉。”

“请根据你的理解说明2021年3月13日指派给你的任务性质。”那声音重复道。Miles不知道这句话听起来有没有更加恼火。

“抱歉,好的。我们本来打算做一次时间上的短途旅行,从标为不寻常的骨头里面拿走一块。据我所知,行动是一样的:船长用骨头上的钉子标记我们的目的地,然后我们就出发了。那一部分进行得很顺利,但几小时后,我们发现了奇怪的事情。”

扬声器重新开始发声。“请问你是否可以详细说明?”

“好,呃,就在我们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仪器开始出问题了。航海经线仪到处出错,我们看不清陆地——那些该死的雾升了起来,然后——”

“你们对海岸的视线模糊了。”声音询问。

“不是,也可以说是的,但我们无论如何都看不到它了。我们太偏东了。我们把考虑了气候变化导致的水位升高,但我们的仪器根本找不到陆地。我们所知的只剩了夜空之下无边无际的海洋。但是陆地肯定在什么地方,对吧?总之,船长离开了控制舱几分钟,然后冲了回来。我们都能看出他吓坏了。他让我们把船掉头往回开。他几乎是沿着甲板跑过去,抓住钉子,把它锤回家。我们用尽全力全速往回开。就在那时,我看到它了。”

“请描述你所看到的东西。”突然之间,Miles强烈地意识到了Site-83之外的大海,海浪不断地冲击着,随着潮水的改变抬高着海滩。在继续之前,他甩掉了耳侧什么潮湿的东西。

“我不确定要怎么描述。”他停顿了一会儿。“我小时候很喜欢鲸鱼。它们是那种充满传奇色彩的生物,能满足你所有的想象。我从来没有见过鲸鱼,直到我父母带我乘观鲸船去圣约翰4的时候才见到。在我们上船的时候,他们告诉我的一件事就是,大多数鲸鱼都不会死在岸边。确实会有搁浅的,但一般来说,鲸都会死在海里。随着气体的积聚,它们会膨胀,漂浮一段时间,但之后尸体会破裂,它们就会开始下沉。”

“他们管它叫鲸落,很合适的名字,你会看到这巨大、部分腐烂的尸体,不再随波逐流,于是开始坠落。在它坠落的时候,它会远离光线、远离空气,远离鲸和我们都需要的一切事物。然后它向下,下落数英里,坠入这黑暗的深渊;到最后,你会看不见它,但它还在那里,继续下落。”

“但是,当它终于落到海底的时候,才是一切变得有趣的时候。它变成了一个宴会厅,一座食物之城,供所有深海动物食用。我不知道它们来自哪里,但它们确实会这样。它们开始一路吃空它:把它分开,一块一块、一口一口。可能要花几十年才能让它们把尸体吃净,连骨髓也吃空。最后,一切都消失了:鲸脂、鲸肉、鲸皮,全部都没有了。只剩下骨头。”

“它们就坐在那里,你明白吗?坐落在漆黑的夜里,坐落在寂静之中。当所有生物都离开了之后,当所有营养都被吸干了之后,它们就被抛弃在了那无穷无尽的黑夜里。那就是我看到的东西,在浓雾和夜空的间隙,我——”

Miles俯身向前,腹部疼痛难忍。他站起,一只手放在桌上支撑,咳嗽着。光滑的粘液堵住了他的嘴,让他作呕,粘液滴在地板上,咸苦的胆汁的味道消散不去。

他深呼吸了三次。“那就是我看到的:不可能存在的象牙高塔,弯曲着从海里升起。我不知道它们有多大,也没有可以对比的东西,但我可以透过浓雾瞥见它们,倒映着月光。它们一定有上百根。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渺小黑暗的东西,在海底爬来爬去,想一点一点吃掉某个我无法理解的巨大东西的残骸。”

那身影弯着腰,把自己重新放回到椅子上。他扫视着房间,发现自己的视线并未与单调的墙壁交汇,于是他转向自己在镜中的倒影寻求启示。

“但这还不是最糟的。不,那是在雾向内蔓延、向船上涌来的时候。在雾气模糊月光的时候,我看见它们在移动。它们向前朝我们倾斜,像有什么在升起一样。”

沉默笼罩了近乎空荡的房间。Miles稳住了自己的呼吸。感觉像卸下了什么沉重的东西;他终于得以浮上水面喘口气。

“谢谢,今天就到此为止。”那声音回答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