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普通人物

每当听到“普通人 (normie)”这个词,她就不得不畏缩。在她的圈子里,她总是以畏缩告终。很大程度上,这不是他们的错。这个词很有用,很委婉。意蕴丰富。但它的发音方式有些什么。r掉进m再滑向ie。而这甚至并未触及到no的令人不快。

Dahlia1讨厌步行去邮局。她的学校很小。古雅的小。邮局离她居住的地方以散步的速度有五到十分钟的路程。而Dahlia倾向于散步。学校在一个小镇上,说实话,小镇的大部分都是学校。要不是整个小镇本身的话。在像她所处的这样一个狭小的环境中生活使她变得懒洋洋的。这让她讨厌不得不上山去餐厅。这让她讨厌看她像看外星人一样的古怪室友,这也让她觉得去邮局取她的生日礼物与其说值得,不如说是一种痛苦。

双手插兜,纤瘦伶仃的她紧裹着黑色外套,她好奇地漫步着。她的靴子上沾满了盐和雪泥,但那正是靴子的用处。它们仍从圣诞节开始就黑亮如新。

走进邮局的时候,她尽力甩掉雪泥,在一个因为每次开门都会被夹住而可怜巴巴、湿漉漉的垫子上用力跺脚。

“这是一些人的性癖。”她说。一个镇上的居民带着甚于平日且迅速增长的恐惧看着她。

真的,她很想喜欢他们。一些人来自乡镇不代表他们品质恶劣。她的祖父母曾是农民,而且他们仍住在俄亥俄州一个极其偏僻的地方,就在这个州的不同部分,而不是属于她自己的那一片偏僻之地。

邮箱很小。有点太小了。大部分邮箱是给学生准备的,按年出租。其中大部分塞满了垃圾邮件。大部分显然有一段时间没查看了。她的邮箱就是那无数行列中的一个,饰有少量玻璃和一些复古风格的漂亮黄铜。看上去很古雅。她转动了墙上的旋钮,这让她想起了高中时期的储物柜。体操课。在腰上围着毛巾,那些疯狂的家伙把他们的蛋塞进两腿之间,骗人们去看他们古怪的大腿间隙。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藏蛋。”她自言自语。没有人听。艺术死了。死了千百万年了。

打开邮箱的时候,她拿出了很多垃圾邮件,几封写了确切地址的信和三张纸条,上面写着包裹过大无法装进邮箱。她叹了口气,把剩下真正有用的邮件装进她的帆布包里,穿过大门,进入了那间小小的镇上邮局。

真的,有个人坐在桌子后,一些邮件堆在他身后。那并未使她感到像一个邮局。当然,她可以收发邮件,但是把这么小的邮局叫做邮局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算什么的话,一个迷你办公室吧。

柜台后的老人看见她时,向她尴尬而不确定地微笑,就像镇上其他人经常做的那样。他显然不确定自己应该如何称呼她。老人总是这样的。但至少这个邮局头头,不管他的职位是什么,人很好,没有抛出一些诋毁什么的。当然,那也不意味着他就会使用任何代词。

“嗨,你好。”一个极其礼貌的人。她很好奇她一走他会不会觉得她是个女装大佬什么的。她尽力不让这个念头干扰她。如果她一直想着是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个变态,她就没有时间去应对其它更严重的自我厌恶了。

“嗯,我在这有个包裹。啊,三个包裹。三个。给你。”她把纸条放在了柜台上,抱着胳膊。她很想知道那是否就是她要说要做的全部。她把手伸进包里,说:“你想看我的身份证吗?”

老人头也不抬地朝她摆了摆手,眼睛盯在单据上。他拿起单据,走进了邮局的收发室深处。其实只有几英尺远。事实上,她甚至看得到他弯腰拿起三个包裹。一个很厚,在一个很大的白色美国邮政管理局信封类型的东西里,很可能会爆出来。另一个是一个纸板箱,上面缠满了足够修好一座桥或者什么的胶带。但是,确实像一座大桥。剩下的那个是一个小盒子。像是个装戒指的盒子。她希望那不是一枚戒指。她爱Andy2,但Dahlia不是那种适于结婚的女孩。很快了,至少。

人们会寄求婚信吗?一般应该不会。但她认为Andy不会意识到或者关心这种习俗。

那个信封尽管很大,还是和那个小盒子一起装进了她的帆布包里。她不得不抱着那个胶带缠的巨大箱子。谁他妈会送给她那样的东西?Dahlia谢过那个邮局管理官,或者随便什么头衔的,带着包裹穿过走廊,进入寒冷之中。

她他妈不得不把那坨翔暂时扔下,去上下一节课,但随便吧。在这种时候,在一个小小的大学里就很好了。她仍然希望自己会念。就像《猎人》中的一个角色那样。那不就是他们的样子吗?她想知道Jude3会不会他妈搞砸,把他的念全弄错。Armand4会吗?

他们的魔力会用光吗?就像JRPG有MP槽一样吗?他们是不是必须舍弃一些东西才能变得更强大?不像他妈的《钢之炼金术师》,因为她非常确定等价交换法则是不存在的,但那可能限制魔法,使它变得更强吗?

但那无所谓。她任何特殊的事都不能做。她所能做的一切,就是把她的傻逼好友送她的这些该死的巨大礼物,和他妈沉得要命的帆布包搬着爬回她的宿舍,在那一刻,就像很多次那样,她希望她能像她的朋友们一样。她希望她不是一个该死的普通人。

寒风中,瘦削的女孩裹在她沉重的黑色外套和曾风靡一时的黑色紧身衣中,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她的宿舍。


欧洲早期妇女史。这是门两百分的课程。或者是三百分?无所谓。这门课很简单,而且与她的性少数研究有关。而且,这很可能满足一些疯狂的人类学需求。

课程像往常一样,流畅地进行。确实,这门课上大概只有其他十二个人,但它是讲座型的。教授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但她年纪很大了。而且,内心深处,Dahlia知道,她不确定应如何对待自己。她脖子上并没有Janice Raymond纹身,也没有在推特上关注Cathy Brennan什么的。

但当他们谈到女性和男性的时候,她有的时候会盯着她看。是她自己疑神疑鬼吗?有时候,她觉得她对原本无所谓的事情过度解读了。注视并不一定意味着被针对。也许她只是看向仅有的几个看起来对这个题目很感兴趣的学生之一。

很幸运,她回到宿舍时她的室友已经离开了。那个姑娘人很好,但她看起来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对待Dahlia。她不是害怕在她面前脱衣服等等那些室友的正常事情,但Dahlia总是推测出最糟糕的情况。而且,她不能完全融入她的集体。一个排球运动员。她不知道大学有运动员,但有的时候,规模较小的文理大学由于更多的药物滥用,感觉起来开始像高中。

从她把那个胶带捆着的华丽纸板箱从邮局搬回来开始,她就受到它的强烈吸引。这份礼物最大,所以肯定最好。她从表面上什么也看不出来,所以应该是Armand的。说实话,考虑到上面内容的难以辨识,她很惊奇它是怎么送到这里的。但该死的美国邮政系统应该不需要太多魔法就能搞定。

缠了那么多胶带,箱子很难打开。但她成功打开时,却发现里面装满了花生。把手伸进去,她拽出了一封信,上面的字迹潦草无比却很亲切,还有一个她这辈子见过的最难看的东西。

那是一个香蕉样子的塑像,像花生酱果冻棒球拍歌曲还是随便什么。它是灰色的,表面很光滑。她不能确定它是什么石料做的,也不太关心。她把它放在桌面上,定定地看着。这是个巨怪吗?他他妈的想表达什么?

便条几乎没法阅读,但她在重读了几遍之后就可以理解大意了。如果她把这个东西放在桌子里,就会让人们忽视她的,呃,其他礼物可能造成的异常。理论上说,他说这个也可以让她在做了疯狂的事之后成功逃脱,和普通人先生身上用的魔法一样。

很棒,但为什么要这么丑?他很可能觉得这很搞笑。确实有点。

然后,信看起来更安全。很多来自亲属的卡片。祖父母,父母。其中一些甚至叫她Dahlia,很棒。祖父母仍然叫她Jason,有点烦人,但她尽力注意好的方面。比如她从他们那里得到了总共大约两百美元。钱就是最好的礼物,真的。尤其是从那些仍然叫她Jason,而且很可能疑惑为什么她不再像一个男人那样生活的人那里。

两封信来自网友。在对第一封完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她推断是JJ5的。只有他能通过那些该死的疯狂运气,把一封没有标记的信送到她的邮箱里。另一封来自PIC6,很好。她以为他本来会忘了她的生日的。

JJ的礼物是一张刮刮乐彩票。还没刮开,但她知道那是一张中了奖的彩票。这个信息简单而甜蜜。一个快乐的生日祝福,像一个命令,告诉她一次性花完。她刮开彩票,是三千美元。一张中奖的彩票。数额没有过大到让她成为幸运焦点,她猜想,但足够买一份疯狂的礼物了。

JJ真他妈是最棒的。她把彩票握在胸口。那很棒。她需要这些钱。学费不便宜,即使有了奖学金也是。

PIC的礼物包括一张贴花纸。一个用跨性别者旗帜色做的又大又丑的跨性别标志。她的眉毛跳了跳。他真是,呃,太好了?或许?但这有点夸张了。一般情况下,Dahlia喜欢不动声色,或许她也不会在所有人的鼻子底下穿上超短裙。但这很,呃,用心。

纸条上写着要放在她的笔记本电脑上。他不会告诉她那是什么的,但那和Andy的礼物有关。他不会那么说的。她叹了口气,很想知道Andressa是否知道他把他的魔法用在如此花哨古怪的贴纸上,把它贴在了她电脑背面。那有她拳头大小。

“耶稣基督啊。”最好值得。

然后她挪开了那些盒子。那个信封来自Eli7。当然,里面装满了她下学期需要的所有课本。全新的。很贵。她很好奇它怎么买得起这样的东西。

信息很简单:

你对学习的渴望使我想起我最好的朋友。那是我在你身上最欣赏的品质。如果你请求我,我会给你买任何科目的任何课本。书太贵了。知识很重要。

我很高兴你的存在。

很可爱。它总是把事情说得很清楚,是不是?她很喜欢Eli,真的。就是这种事让她欣赏这个怪胎。它不是说它是一个卫星吗?谁他妈会那么说?也许它就是一个自动应答系统,就像小型哈尔8那样。但仅仅是有时。但它什么时候会变成那样呢?管他呢。

另一个盒子竟然是来自L_G9的。她把它打开,里面是一方头巾。或者,是一条围巾。很薄。织物很薄,而且色彩缤纷。有很多图案。很难看清。许多撞色。但更重要的是,她不得不怀疑,谁会把一条围巾放在盒子里呢?

在盒子底部,L_G留下了说明,这才是最重要的。她不重形式。她没有给她发生日祝福,但是,这件礼物说明了一切。

有大考或者你要高分的时候戴着这个。如果考官在那里看见了这个,你就肯定会得到好成绩。理论上来说,这个在工作面试时也有用。我不太清楚。

对于一个人不要用两次以上。这个我非常认真。他们很可能会得脑癌,最糟糕的话他们会接收所有扫描信号,脑袋爆炸。

Dahlia把那条围巾拿在手里握了一会,尽力理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缝的这个吗?你为什么会给人一件能给别人带来癌症的礼物?

她把它扔进她的桌子。也许有一天她会戴它。但现在,她不想去考虑它了。这有点,啊,太复杂了。

邮件没有了,她打开笔记本电脑去接收人们送给她的其他形式的礼物。GAW频道有大量的祝福,当然的。她尽力笑了笑。他们把聊天室重命名为了Hetcopogg的生日宫。但当然的,她没有那个心情。

她打开电子邮件。两封。一封有一个看起来很官方的地址,带一个附件。它没有被过滤,所以很可能来自Jude或者谁的。第二封,当然来自Andressa。

她先打开了那封很可能来自Jude的。里面有一个图片附件叫做hbd.jpg,她立刻打开了。图片是一个插着十九根蜡烛的蛋糕,用一个画质和采光都不好的手机拍的。

立刻,她的膝头出现了一封信和一支很香的大麻雪茄。包装是绿色的。那也是大麻吗?末端的封皮看起来像是雪茄。是字母B和F10荒诞华丽的变体。似乎是Jude用一个标签制造器什么的做的。Jude有标签制造器吗?魔法师需要那种东西吗?真是个傻逼。

大麻的气味很快就充满了整间屋子,她抓起她室友的空气清新剂满屋地喷。但没用,所以她把它塞进一个包里然后放进了她的简易冰箱中。这只有一点用。

然后她才想起那封信。她展开白色的信纸,惊叹于上面的字迹。都是用铅笔写的,但看起来像是电脑印刷的。天哪,Jude一定比他给人的印象要整洁。然后她开始读。

生日快乐,Dahlia。至少我希望是你。我让kkrule把这个鬼东西附在一张图上了。理论上来讲,你可能是,呃,任何一个看见了这张图的人,我猜,但你大概很可能立刻删掉它了,呃,而一些清洁工11不会读我要给你的生日祝福的。

我希望这些家伙们给了你一些很棒的鬼东西。如果bones什么也没送你,不要生气。有时它就是会忘掉人类的一些事情。即使这样,我觉得我也有点肯定它是一个人?或许有时候一个机器人,但谁不是这样呢?其实L_G告诉了我她的礼物。有点疯狂。但我不知道你需不需要。你一直都是我们中最明智的一个。我意思是你很聪明。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明智应该是什么意思。是聪明甚至冷静。就他妈像那些冷静的人。没人是冷静的。

抱歉。扯远了。用铅笔写了个演讲稿似的东西。我不希望我的礼物全是魔法什么的鬼玩意,但我也不喜欢写一大堆。我的书写糟透了。就像你看见的harmpit的那样,是吧?就他妈这么糟糕。光想想就很糟糕了,但更糟糕的是它是连笔字。那就是我。对,欢迎来到地狱就对了。

然后我又扯远了。抱歉。

听着,Dahlia。我觉得,在他们所有人中,你是最像我的。我很高兴你决定和我们待在一起。我很高兴你成功找到了很他妈认真的恋爱方法,和一个很cool的人。我们都无法忍受那些开糟糕玩笑又爱炫耀的人,但你的总是最棒。因为它们很坦诚。它们是自制的,而且,扎根于一个并非魔法炫技大赛的地方。我总是最欣赏你这一点。你使我们脚踏实地,你发挥的作用比你意识到的还要大。

我非常认真地考虑了送你什么生日礼物。我考虑过送你做那种手术12的魔法方法。我意思是,我以前在自己身上完成过相反的事。但是,道理肯定是一样的,对吧?但是,那就像野蛮的侵略。而且有点奇怪,是吧?我当然问,但是,操。我希望这份礼物是关于你的。我希望给你一些需要我切实努力去做的礼物。而不仅仅是一些手发冲击波和关于你想如何生活的点子。

再说这封信。但就像我说的,我真的很不擅长手写这种事。

那些大麻很棒。我买的。我不自制大麻,因为尝起来总是不对。或者只是我觉得尝起来不对。有的时候,我的魔法也没有效果。我从商店搞到的包装。大麻包在大麻里。我可以告诉你品种叫什么以及一切,但那大概就像我用了魔法一样混账。

我为你卷了这些大麻。他们以前叫我The Roller,你懂的,在我此前的生活中。我不再抽很多大麻了。因为你懂的,这个名字很搞笑。但别人经常告诉我,我的大麻是最棒的。

里面没有魔法。抽的时候小心点。低着头。我不希望我的礼物给你带来麻烦。但我也希望你能放松。你做了很多工作,使我们全都保持脚踏实地。而且我认为拥有世界上脾气最坏的另一半(没有冒犯你爱的GCM的意思),在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晚,使你有权获得最高的赞扬。

你对我们所有人而言都很特别,Dahlia。我很高兴有你在,我希望你知道,如果你对我提出请求,我可以为你翻天覆地。

JK (BF)

读完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Dahlia盯着她面前的电脑屏幕,却什么也没看到。她没有哭,但她想哭。Jude很重视她。她知道,在内心深处,他们都很关心她,但看到这一点让她感觉很好。

他们都是一样的,不是吗?在很多方面。不管有没有魔法,出生时的性别指派都是狗屎,而且那就是他们总能达成共识的东西。她写了一张便条来感谢他,感谢他们所有人,但首先,她得看看Andressa送了她什么。

电子邮件是空白的。有一个附件。一个可执行文件。是一串字母和数字。她点击,打开,运行这个文件。

她的屏幕开始起伏。她咬住嘴唇,希望Andy没有又他妈傻乎乎地日了硬盘。屏幕变黑了,就像关了一样,但表面泛起涟漪,随后变成了一条通往一个乱七八糟的卧室的通道。窗户开着。微风吹入,那里,坐在桌前盯着电脑的,是Andressa。

“生日快乐,Dahlia!我爱你。”

“你送我一个全屏Skype作为生日礼物?”

Andy只是笑了笑。随后她伸手向前,穿过屏幕,握住了Dahlia的手。意料之中地,Dahlia尖叫起来,重重地坐在了地上,然后大笑起来。

“这就像替身,”Dahlia说。“我们有了一个替身。”

“PIC帮我出来的。我处理技术的鬼玩意,他用了魔法。”

“他把魔法用在一张巨大的transgender旗帜贴纸上了,伙计。”

Andressa大笑起来,成功穿过屏幕贴上Dahlia的脸。她们的嘴唇轻轻触碰了一下,Dahlia缩了回去。一扇大门。她有了通往她的另一半那里的一扇大门。在她想要的任何时候。当然,她没法穿过屏幕。但这太棒了,考虑得太周全了。太神奇了。

“见到你简直太开心了。”Andy说。“我意思是,我们见过对方。但是我操,姑娘,你的手太凉了。去弄双该死的手套来。妈的。你的头发亲自看起来更好看。”

Dahlia脸红了,通过电脑屏幕打了对面瘦削的黑客一下。很温柔,但Andressa并不那么强硬。“不是每个人都有幸生活在一个没有该死的冬天的地方。”

“在新墨西哥生活一点也不幸运。”但她们都笑了。“看见你快乐我很高兴。我本想给你一些东西不那么,你懂的,疯狂的,就像这样。但我知道你会喜欢的。”

“我喜欢。”一阵停顿。“我爱你。”又一阵停顿,“你能替我保管一些大麻吗?”

“什么?”

“对,Jude给了我这根巨型大麻雪茄,我不敢放在宿舍里。你妈妈很擅长这个,是吧?”Dahlia从冰箱里拿出那根巨型大麻雪茄,通过屏幕把它扔进Andy手里。她们闻了闻,发出赞叹的声音,把它扔在他身边的床头柜上。

“他不吝啬吧,是不是?”

“对,他不吝啬。”Dahlia向前倾身亲吻Andy,正在这时她的室友走了进来。

Andressa恐惧地朝走廊看去。Dahlia只是摇了摇头,用口型作出“harmpit”这个词。

然而,她的室友只是叫道:“哦我的天啊,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打断的,真的。”

“没事。我正要走呢。一会再和你聊,Andy。我二十分钟后上人类学课,必须吃点东西。哦,顺便说一句,这是Andy。Andy,这是Daisy,我的室友。”

“嗨!”Andressa从电脑中喊道,伸出手和Daisy握了握。她握住她的手,就像那是件很自然的事。“一会见,姑娘们。好好玩!”

Daisy笑了笑,而Dahlia收起她的书,准备去下一节课,穿上她的外套,出了她的宿舍,走入寒冷之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