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鸟所见

最高机密 (支柱花园) — 禁止复制 — 禁止带上飞行器

简报文档 - 空军中尉 ██████████████████████


采访日期: 1963年一月29日
事件: 1962年二月13日记录的空中侦察任务 — 支柱花园行动
文件编号:联合国GOC 17u4.233

见证人 ██████████████████
速记员 ██████████████████

███████████████████ █████████ ██████████████████ █████


:::采访开始 — 身份识别:::

在1955年,Kelly Johnson说她可以为了在洛克希德 U-2侦察机上有六英寸位置做任何事,但当基金会找到她时,价码被提高到了六英尺。这种机型有90%都是引擎,剩下的10%是镜头,但技术人员还是找到了在里面加一个座位的办法。这就是他们做事的办法。我说,毕竟是基金会嘛。你不能带着随便哪个平民去出任务,你更不能把那种大小的镜头塞到两座的侦察机里。但为了基金会,空军方面两个都同意了。

1962年,我们在巴基斯坦时正式从他们手里拿到了飞机,四天之后我们就收到新指令说我们的飞机要搭载乘客。具体来说,是六个轮换的年轻的女孩。当然,额外的重量会使得飞机变得更加难以驾驶,但我们的侦察机也许可以加上一点配重。当然,他们没有告诉我们原因。

我得承认,这些女孩让整个队伍活跃了很多 — 这架飞机不是为了两个乘员和这台镜头准备的,所以驾驶舱非常小。就算这些制服什么都没有露出来并且我们还坐在弹射座椅上,和一个活的妹子保持几公分距离十五小时还是很爽的。

咳,那不是重点。

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展现出了很大的能力。在70000英尺的高度飞过俄罗斯,没有武器,没有隐形,当有什么东西弄脏窗户时也没人清理 - 但是我们已经完成了在韩国,古巴和爱德华兹空军基地的工作。这些机构没怎么影响我们。为什么不坐在一个一百英尺宽的铁罐子里飞过俄罗斯呢?带一些乘客 — 更加完美!对于让妹子登上这个几百万美元的飞行器有人有一些意见,但是事实让他们闭上了嘴。

她们不和我们一起住,一起吃饭,甚至不和我们说话。就像带着商店前面的人体模型飞来飞去一样。没有在飞机上的闲聊,只有指令短语 — "代号十一月,开始记录;代号奥斯卡,准备下降" 基本上就这些东西。在任务结束之后,会有几个特工开着黑色直升机在我们的引擎冷却之前来把女孩接走。

这一切都试图把他们自己隐藏起来,那些秘密小队什么的 — 比CIA自己应该做的事情都要多。这比U-2计划的其他部分都要重要。这些妹子都是最高S级异常。我在说特异功能,第388特勤连;去他的超人或者美国队长,以及其他什么从Jack Kirby的桌子里钻出来的名字。这支超自然小队 — 是那一支应该对鸭绿江和仁川的混乱负责的小队。



禁止复制 — 禁止带上飞行器


我们一直听到上面在说他们怎么在这周赢得战争 — 一种新的炸弹,新的飞机,或者新的超级士兵。他们— 五角大楼 — 告诉我们响尾蛇导弹可以打下来米格战机,但三分之一的导弹甚至不能发射。别人都说U-2已经高到无法被击落,但他们并没有告诉中尉鲍威尔。所以当别人都在说这些女孩可以进入照片时我并没有相信。我把这些叫做空想或者愚蠢 — 之后的事情让我希望我相信了他们。

在那些75000英尺高的长途飞行中,我应该听不到任何东西,但是有时我在座舱里会听到俄语的对话。有时是警报,枪声或搅动机器的声音。女孩们会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语,你得忽视这一点。我只是盯着表盘和空中的飞机。

但依然,每当我听到那些奇怪的声音时,我会有一种自从我们在爱德华空军基地把X-15开上太空之后就没感到过的感觉。当你的引擎在以60000磅的力量在你的屁股底下震动时,你就知道这不是自然界想看到的了!和这些沉默的女孩一起在俄罗斯上空飞行就是其中之一。就像我在帘子后面偷看 — 然后有什么巨大丑陋的东西在另外一边看着你一样。

我还记得计划的最后一天,我记得那天的每一个细节。在离列宁格勒十三英里的地方,我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声音,就像打开一个罐头一样。我回头看到我的乘客 — 她的代号是九月 — 的手臂从肩膀一下子全部在主镜头里,那个槽位应该只有六英寸深。但我的命令是明确的:不要管任何事情,只要开飞机就好。

一些俄罗斯人在我身后愤怒的吼叫着,声音回荡在机舱里。不要管任何事。终于,九月把她的手臂从那个不可能的空间里拔了出来,握着一个公文包,她的手腕严重擦伤,发白。心理承受能力低一点的人说不定就晕过去了 — 但我只是对我自己说,不要管那个。开飞机就好。吼叫声就像出现时一样突然地被切断了。她笑着,比我印象里开心一千倍。老实说,看到她这个样子让我有点惊讶。

开飞机。不管别的事。在我们往回飞的五个小时之内我没有说一句话。着陆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九月;那些特工把她带走了。在也没有妹子了,也没有飞行了,更没有机会去巴基斯坦了。但我记得落地时她说的每一个字,清清楚楚。你能听到她的释放,她的解脱。

她说:"我今天做得很好。他们不会再生我的气了。他们会让我见到我的Iris了。"很多这种话。

我呢?我只是无视了她。开着我的飞机。她的声音里有什么东西 — 就像是,我飞的这么多次航班都是在粘信封。但九月,她已经在寄信了。

几个月之后我们回到了德国。我们从未知道我们的乘客现在在哪里。我依然不知道那些姑娘们在哪里。我不想要 知道。不知道她们的名字让这变得 — 更简单。但是,我依然隔一段时间就回去一次。不管她是谁,我希望她们还好 — 她和 Iris.


:::记录结束:::

档案编号 ███████
███████████
接收官员 █████████████████████

最高机密 (支柱花园) — 禁止复制 — 禁止带上飞行器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