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时发现没有救世主该怎么办?
评分: +15+x

何晋文发现他的室友尤刹越来越奇怪了。

起初他以为是错觉,但当他凌晨三点半起来仍没有看到尤刹时,他就发觉不对劲了。

按理说研究员也不可能加班加到连续两个月早出晚归啊。还是说尤刹要开始建咕了很久的CN-08站点?

何晋文一下子坐了起来。

不愧是我室友,能够把空想变成事实。他欢喜地想着。

钥匙插入门孔的声音响起,尤刹推门而入,他的神情中看不出一丝疲倦,看到何晋文还没睡有些惊讶。

“现在可是凌晨啊,你不睡觉干嘛。”

“我啊,”何晋文说,“我在想怎么帮你实现你的计划。”

听到后,尤刹慌了神,他急切地问到:“你都知道了?”

何晋文说:“光复08站点嘛,这点心思我还是清楚的。”

好吧,看起来没有必要对他特别警惕。

“快点睡觉,你今天还要训练吧,特工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虽然说你们研究员也好不到哪去,加班这么久。”何晋文嘟囔着,重新躺回被窝,继续他的梦乡。

半小时过去,尤刹再三确认何晋文睡着后,把藏在书柜底部的笔记本翻了出来。随后缓慢地打开门,又轻轻关上,防止何晋文被吵醒,快步朝食堂走去。

“那么我们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总部通知我们暴乱时间定为大后天,这是经过长久审议得出的结果。我们已经等太久了。”尤刹推开食堂门,满脸晶体的男人在做着会议结话,显然他们已经开完会议了。

“看来这里没我什么事了?”

“并不是,尤刹,经过大家的商议,我们一致认为应该由你负责大后天把朋友们放出来。他们也忍耐很久了,为的就是那一刻。”坐着的男人说道。

“特工那边我也准备好了,让他们战斗到底,不留一个活口。确保每个能与朋友们对抗的人都死掉。”一旁的黑影开了口。

“那就这样,我听你们的安排。”尤刹撇了撇嘴,“不过我还挺不希望我那舍友死去的。”

“随你的便吧,那么,散会。”

尤刹推开食堂门,此刻的他他并不想回宿舍,他想了想,重新走进食堂。

“忘拿东西了?”那脸上布满彩晶的人询问道。

“没有,只是不想回去。”尤刹摇摇头。

“好吧,不要待太久。”那人走了出去。

此刻还是凌晨,天还是深蓝色,食堂内微弱的光可供他看清食堂的整个布局。

自己潜伏了多久,两年?

他不会死,就将这些日子看做是额外的消遣了。他知道他所做的报告的下场都如何,毕竟他的上层们为了防止有余力的人依靠报告对抗他们。其他研究员,博士的报告也都是这样。

看来当初潜伏时上层们忘记给他记忆删除了,要是不知道这些报告的下场,他可能会得出更多他的朋友们的缺点,在其他人没有完成之前,这样就能帮组织更多吧。

说起来,大后天这里就要毁灭了,他得多尝尝这里的东西。食堂的阿姨对他很好,经常给他便宜几块钱。好吧,他突然有点馋蛋炒饭了。

他咂咂嘴,安静的等待破晓。


果然,尤刹又不知道去哪了。何晋文习以为常。他起身洗漱,穿上特遣队的衣服,准备迎来新一天的训练。

食堂应该开了。

他前往食堂,点了份炸酱面,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正准备开吃时,却发现尤刹在他不远处,似乎是睡着了。

他把炸酱面端过去,轻轻拍了拍尤刹的背。

“睡着了?”

尤刹醒了,他有些迷糊的揉揉眼。对了,他看着窗外太久不小心睡着了。

“原来你平常都在这啊,脊椎肯定很酸吧。”何晋文关心道。

尤刹没有回答,只是起身去要了份蛋炒饭。

何晋文看着他站起来,又看着他端着蛋炒饭回来,有些惊讶,要知道尤刹平常不会点蛋炒饭的:“你没睡醒?”

“只是突然想吃了。”尤刹回答道,“对了,你还记得第一次见面那会吗?”

“当然记得,那会我因为没看到主管旁边种的盆栽被绊倒了,全程都被你看完了。突然说起这个干什么,你不像是会回忆往事的人。难不成要世界末日啦?”何晋文略带玩笑的说。

“可能吧。”尤刹含糊的说着,“要不要出去玩个三天。”

“哥们,别这样,你让我想起知乎上那个如果快世界末日你会怎么过那个问题。”何晋文察觉尤刹的语气有点不对劲。

“如果要你战死你真的会去战死吗。”

“肯定,这是我的职责,我的天命,我能为全人类所奉献的。”

“愚蠢,”尤刹说,“你不死才能为全人类创造更大的财富。”

“也许吧,但是身为特工,我最喜欢的结局还是死在保护别人中。不过我说,大早上的聊这种严肃的话题多不好,我炸酱面都快坨了。”何晋文有些不满的说。

“好吧好吧,就算天塌下来也是吃饭最大。”尤刹拿起勺子,将米饭送入自己口中。

他在吃完后擦了擦嘴巴:“说真的,我们去请个两天假期去其他地方玩玩吧。”尤刹再次恳求道。

“从你这个工作狂嘴里听到这句话还真是奇怪,哼姆,我再想想吧。”

“别想了,就当是世界末日快来那样吧。”

“奇怪,你怎么一直在说什么旅游啊。你今天整个人都不是很好的样子。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世界末日要来了行吧。”何晋文无奈的说道。

“那就这么定了,你等会收拾下行李,我去和上级申请,他们肯定会同意的。收拾完行李之后就在大门等我吧,顺便把车开上,再不开可就没什么机会了,我们自驾游去。”尤刹说着,边配合手势比划。

“哈?这么突然?这不像你会做的事。”

“想要去的话就快点做吧,你们训练那边我会帮你说的。”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关系户啊。好,那我在大门那边等你。”何晋文起身离开,尤刹则去了另一旁主管的办公室。


“……所以,我要请两天假。”

“你疯了?计划大后天就要执行,你确定可以赶回来吗?”主管皱眉着问道。

“可以。”

“算了,你这个人我又不是不清楚,死倔。在计划前赶回来就行了。”他叹了口气,“申请书我帮你写吧,要去就赶紧去。”

“谢了,朋友。”

尤刹步伐轻松的走向大门,一直以来的工作让他神经紧绷,现在终于有个机会可以好好放松放松了。何晋文还未将车开来,尤刹在树荫下等待着。

不一会,何晋文来了,他招呼着尤刹上车。

“去哪,想好了吗?”

“就在省内逛逛吧,两天去不了太远。”

“好吧,不过我有个特别想去的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

何晋文熟练的打开导航,开着车前进着。

一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何晋文口中特别想去的地方。

“这是,纪念碑?”尤刹疑惑道。

“是啊。每当我看到这些纪念碑的时候,我都在想,人类是群多么伟大的生物啊。他们总是在战胜着困难,创造着财富,周而复始,生生世世。没人能够打断他们创造奇迹。

“人类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留下那么多厉害的东西,创造了那么多今人看起来都不可能完成的奇迹,有时候我真在想,人这个种族是不是从诞生起就买好了外挂啊。

“自从我加入基金会后,这种感觉便愈发强烈了。我们正在战胜那些在古代我们奉为神的异常,我们推翻神,我们就是神。加入基金会让我最开心的大概就是意识到这点了吧。”

尤刹突然噎住了。

他不知道这名天真的特工在知道基金会是假的后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何晋文在旁边的花店买了一束花,放在碑前,叫尤刹一起敬了个礼后便离开了。

他们来到了古镇,来到了花市,来到了树林……这里还有很多他们没有到达过的地方。

郊外的夜空很美,尤刹和何晋文搭好帐篷后,躺在草地上望着不可知的深蓝天空。星星闪动着,月亮静静地躺在幽兰的幕布中。

“哦对了,突然想说说那个问题了。”何晋文说道。

“什么问题?”尤刹有些发蒙。

“就知乎上世界末日那个。我想,世界末日要是真来了,人类也不会坐以待毙,即使知道会失败也会继续抗争下去。像我这种炮灰,冲在最前面就对了哈哈哈哈哈。不过我死后要是能被人记住就好了,起码证明我为人类奋斗过。”何晋文用手撑着头,看向天空。

“我会记住你的。”

“啥?”

“没什么。”尤刹淡淡地说着,起身回了帐篷,“你也早点睡吧,别看太晚。”

“行。”

兴许是感触太多了,尤刹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从未和何晋文深入地聊天过,今天听到他对人类的思考颇为震撼。一直以来尤刹潜伏在人类社会中,看到的只是欺骗和险恶,而何晋文却毫不隐藏地赞美着这个种族,他对他们有了新的思考。夜深了,尤刹也慢慢睡过去了。

“叮——”早上七点四十二分,尤刹被紧急邮件的通知声吵醒,一旁的何晋文还在睡梦中。他打开手机,查看邮件内容,上面只写着“速归”。他推醒一旁的何晋文,让他换好衣服快点回去。

何晋文听到尤刹紧张的语气,立马精神起来,随意套了件外套匆匆收起帐篷被子就坐上车回去。

当他们到达设施时,主管正阴着脸,他把何晋文遣开后和尤刹抱怨起来:“妈的,主站要求计划提前到今天下午。”

“什么?打开所有收容室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现在就去准备,其他人我已经通知了,你专心做你的事就好。现在,各国分部都在紧急准备,国内其他站点也都收到了通知,我们也得赶紧了。”

尤刹匆匆赶去控制室,反复确认多次后输入权限。在此之前他因为嫌太麻烦就把程序简化了,现在看来他该庆幸那时的做法,将原本两小时才能完成的程序缩小到了一小时二十分钟。他松了口气,原本悬着的心也渐渐放松下来。现在他只要按下按钮就可以将朋友们全部释放。

主管进了控制室,不时地看看手表。

“快了,最后六分钟。”

尤刹的手有些颤抖,他们为了这一刻太久了。而他,将成为这一刻的见证者。想到这里,他咽了咽口水。

“尤刹!按!”主管激动起来。

尤刹用力将按钮按下,设施内警报响起。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是紧急广播,站点内收容物现已被全部释放,请机动特遣队帮助疏散人群,控制伤亡人数。”冰冷的女声回荡在走廊上。

尽管特遣队队员们努力维持秩序,但横冲直撞的收容物们持续打断着他们的队伍,不少人丧失生命。

白色的墙壁上溅满红色液体,地板上血流成河。收容失效并不是没有发生过,但规模如此大的情况是第一次发生。

一个站点两个keter收容物已经很要命了,更何况这个站点有着六个keter收容物。

惨叫声此起彼伏,原本保持着的秩序不复存在,大门被人们挤得无法出去。

何晋文一边疏散着人群,一边朝收容物们射击。他原本想去数据库凭权限搜查各收容物的收容方式,却发现数据库早已被毁。平时的长官让他们认真作战,却没说如何收容它们。

凭借着对突发事件的处理能力,何晋文组织了几位队友。

“你们几位,去帮助外面的人疏散下,不然人都死光了还出不去。”

“A组!加大火力!B组后退,保持一定的距离,小心被伤到。”

何晋文小心地指挥着他的队友,与此同时,尤刹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干了,没用的。”

“尤刹?你怎么还没走啊,快出去啊。”

“我只是不希望你死都不明白而已。”尤刹说,“SCP基金会从来都只是一场阴谋。”

何晋文咬牙道:“都这个时候就别开玩笑了,后退,小心被伤到。”

“我没开玩笑,听好了,你所知道的SCP基金会的高层们一直是你们眼中的收容物。

“自从GOC出现以来,他们自发感觉到了危机,以收容的名义寻找更多同伴,将他们保护起来。通过聘请人类研究员,来研究收容物们的性质,让外界认为基金会有能力应对这些收容物,用各种手段防止其他组织获得异常的信息。这样就没有组织能够彻底将他们摧毁。他们也可以利用自身性质再次获得世界的主导权。

“现在,基金会已经找到了所有在你们眼里的异常。不光是这个站点,中国境内其他站点,甚至是世界上所有站点,都在发生收容失效。

“你刚刚去看了数据库吧,高层们为了防止其他组织获取,早就销毁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末日正在发生,快逃吧。”

何晋文没有说话,他继续向那些收容物射击着。

“你快逃吧,凭你一个人没有办法阻止的。”尤刹本以为自己说的那些话能够让这个特工后退,但何晋文并没有放下枪逃跑。

“我说,你们以为没了你们我们就活不下去吗。”何晋文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我早就说过,人类从不缺乏对抗困难和逆境的恐惧。或许在你们看来,人类不过是群白痴。但这群白痴,创造过大禹治水的奇迹,有精卫填海的浪漫,有为真理而死的苏格拉底,有战斗到底绝不放弃的军人,有为孩子宁愿自杀的母亲……即使世界上没有基金会,我们理想的基金会是永远存在的。”

在何晋文说话分心的片刻,一只利爪向他抓来,胸前的防弹服救了他一命。他示意队友们加大火力,将收容物们一步步逼进收容室内。

尤刹没有说话,他离开了设施。战死在这里大概是他舍友最好的归宿吧。他想。

他朝城内走去,一路上所见之处都乱了套。

人们纷纷冲去银行换钱,政府以第一时间派遣军队,然而军队因缺乏对异常们的战争,并不能在第一时间内战胜它们。

基层干部们努力维持秩序,警察们也都上街帮助。网络上政府崩溃论盛行,各地政府均呼吁公民们待在家中,各宗教教徒们高呼神回来了……

他叹了口气。

真正能够击垮人类的,只有他们自己的思想啊。

他突然想起何晋文那些话,即使何晋文看过那么多次的生离死别,他依然热爱着这个世界。他的心中莫名起了一丝敬佩。

美国已经彻底乱了套,绯红之王,牧鹿,机械降神,中山玛丽……神性们被同时释放出来,也对这片大陆进行着蹂躏。不管是热爱人类的,还是憎恶人类的,都因为对人类的行为让城市不断塌陷。

再看其他国家,不少国家因为神性泛滥而被快速摧毁。

“人类很快就要灭亡了,这是大自然对人类破坏环境的处罚。”环保组织们大叫道。

“这些不过是虚无的谎言,我们的部队很快就会战胜这群怪物。”政客们还想继续欺骗。

恐怖组织趁机抬起了头,对当地居民的家烧杀砸抢。

恋人们抽泣着,宣誓来世再见。

学者们紧急开会,寻求将学科成果保存下来的方法。

商人们趁机推销起保险,富人们将藏着的财富全款提出,一时间通货膨胀严重。

悲观的人们开始写遗书,期盼未来的生物能够知道他们存在过。

机场紧急停运,外卖停止配送……

好吧,这下哪也去不成了。尤刹想。

就在尤刹感到疲惫时,城市大屏幕上忽然出现何晋文的脸。

“公民们!我们是名为SCP基金会的组织,是能够控制这些怪物的组织,请大家不要慌张,待在家里,我们会保护好你们。同时,请各异常组织尽快与我们取得联系。”

他没死?

尤刹惊讶得大叫起来,他想了起来,在他出来的时候没有关掉控制室的门。或许是利用控制室内的紧急应对按钮,将那些keter收容物关了起来。

不愧是你。

他在心中暗想。

尤刹继续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他看了看手机。

何晋文的话似乎在网络上传开了。

“还有组织能够对抗,家人们别灰心啊。”

“我看不行,这种时候还能哗然取宠的属于是恶心了。”

“不管怎么说,储备资源yyds。”

尽管网上对何晋文所言褒贬不一,但他们起码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着一些秘密组织正在帮助他们。

新闻上那些原本隐藏着的组织在巨大的危机下纷纷出来,用尽一切办法希望灾难消失。

艺术家们创造着艺术品为他们卖命,异学会的成员们利用现存的异常与毁坏城市的异常做出斗争,P部门的剩余成员们则回应了他们的祖国,将他们不多的武器归还于政府。

世界各地的组织响应着,都为了一个信念:战胜这场危机。


“爸爸,那后来呢?”小女孩眨巴着眼睛。

“后来啊,后来的人类们找到了因果律武器,战胜了异常们。不过这个你还不懂,就先不说吧。人类受到的损害不能马上恢复,依靠自己的努力在七十多年后终于彻底恢复昔日的繁荣。”

“那那个何晋文呢?”

“他啊,他成了城市修复过程中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总负责人。他提出异常需要被人们熟知的意见,被政府接受。在那后,异常们都被公开了,后来的人们也将这些异常视为世界原本秩序的一部分,不过部分机密基金会还是要隐藏的嘛。”

“爸爸,为什么你那么清楚啊。”

尤刹推了推眼镜:“毕竟,何晋文是我旧时的好友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