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中心页)

“为了生长而生长是癌细胞的思考方式。”


— Edward Abbey,无政府主义者与环境保护论者,1977年

很久以前,人类参与基金会事务的必要性就开始逐步消失。坦率的说,我们现在只会象征性地雇佣很少几个有血有肉的人类。先前并不是这样的——很久之前,人类意味着一些事物——但这才是我们所生活的那个世界。

一个后人类世界。人们被诗行间的空白统治与消耗着。

在原初自动化后,我们也一直把那些东西锁在盒子里,因为这就是我们所擅长的,也因我们喜爱安静地统治世界,但其他的一切对这感到麻木。不再颁发荣誉勋章,不再有食堂中的笑声,不再认为我们所做的事真的很重要。

只有回荡在空中的杂音——那些存留在我们脑海中的死信道使我们在空谈中思考。

那些负责管理我们的站点的机器人告诉我们,杂音中埋入了一些形而上学陶罐。但因为那些陶罐所使用的语言与我们不同,会使我们的头脑出现裂缝,所以我们也逐步淘汰了语言。我们深挖以探寻更多,在这条路上我们不断修改我们对常态的理解,直到我们变成了除人类外的万物。

这是一个由钢铁与混凝土构成的世界,顽强而深受磨难,由那些已变为外星人而后变为主神的人类管理。在我们神圣的自我吞噬中,我们仰望那死寂的天空,祈求领会、实现、实质、形体、真理、本质

而后那扰啸者将亚斯他录给了我们。

有人曾说,基金会没有结局。但如果我们有——如果我们对世界上每个问题都有一个答案的话——你会相信我们吗?



来世之蛇 /// 天堂之上的基金会

蛇之束缚 \\\ 提供证据

重担 ≡ 勿煞风景

另行 ||| 通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