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独属于她的幻梦
评分: +21+x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位勇者,他受到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和当地赫赫有名的家族委托去拯救一位少年。

勇者光荣地接受了这个委托毅然决然的往那个黑暗的森林跑去。

勇者一路披荆斩棘,破除万难终于到了那个黑暗的中心,该死的黑龙巢穴!

勇者用尽浑身解数都无法破除黑龙的魔法阵,他深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做不到的。

他从口袋中掏出了出村前他那原大魔法师妈妈给他的一瓶药水。

他一口灌了下去,突然力量和魔力暴增!一击重砍便把黑龙的魔法阵破了。

勇者就这样抵达了黑龙的面前,他举起宝剑高声喊道!

“该死的魔龙呦!接受正义的制裁吧!”

说罢便把那柄由其父亲原帝国最伟大工匠的最佳之作——安格斯之剑向黑龙砍去。

在如此正义的一击之下,黑龙耷拉一下头便昏了过去

勇者收起了宝剑,往后面的房间走去。

少年安详地躺在床上,他的容貌是如此的英俊以致于勇者都为之动容。

但是!少年突然醒过来藏在其背后的一剑也向勇者捅了过来。

勇者大惊失色,连头盔都掉了下来。

突然被击晕的黑龙幻化成人形从门外冲了过来,用肉体帮勇者挡住了第二剑。

躺在床上的少年突然变成了一个邪恶的巫师然后打破窗户跑掉了。

勇者被眼前的一幕惊的说不出话

黑龙奄奄一息的倒在勇者怀里说道。

“亲爱的勇者,我被那该死的巫师下了那该死的魔咒。我才是你应该寻找的少年, 我生命已经到了尽头,希望你能把那该死的巫师彻底杀掉!以护我们国家不被其毁灭。”

说罢,真正的少年倒在勇者怀里安详的睡去。

勇者看着倒在怀里的少年,一言不发。只是把他抱了起来,向外走去。

至此,坊间开始传出一位女性勇者到处寻找一名巫师并用1w金币来购买巫师信息的悬赏。

未完待续。


站在Chris Evertworth面前的Widednl正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其故事,而Chris Evertworth却并没有理会他。他的目光完全是他手里的文档和那电脑上时不时跳出来的邮箱消息。

“喂喂喂!Chris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讲话啊!你看看这个故事适不适合给那些可爱的,天真的,幼稚的小朋友们讲啊?”

Widednl说完顺势趴到了Chris的办公桌上以此使Chris看不了手上的文件。Chris低头看了一眼这个比小朋友还幼稚的男人,然后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亲爱的Widendl博士,你是真的打算把你那黑暗童话的风格给那些你嘴里说的可爱的,天真的,幼稚的小朋友们讲吗?我保证到时候幼稚园阿姨找Diample投诉的时候,你肯定会把他打的脑壳出现一个包的。”

说罢,Chris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白色的长大褂和米色的领带出现在Widednl眼前,墨绿的眼睛望向了Widendl而嘴角却轻轻的再叹了一口气。然后从旁边书架上拿出了一份事先预备好的文档袋便径直往外走去。

“不是吧,Chris。你不会就因为我打扰你办公你就生气准备去中央机房了吧?”

“不是,今天有一场重要的面试要准备。是关于82-β人员调动的事情。”

“喔?是有新人要来了吗?”

“是的,这是他的资料。今天下午八点钟Diample主管要你和我一起对这个新人面试,所以请你保持冷静,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导致这个新人害怕。OK?”

Chris一边要求着Widednl做一个“正常人”,一边从文件袋里面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这次要从Site-CN-34调过来的新人。

“张伯风,年龄██岁,身高178cm,曾任Site-CN-34的研究员。”

Widednl仔细阅读着这份文档上面的每一个内容,以致于从拐角突然走出来一个人他都没有看到。

“哎呦。”

“哎呦。”

随着异口同声的哎呦跑了出来,两个人就怎么相撞在了一起,那个人手上一摞的文档资料也因为突然相撞而散落一地。Widednl摸了摸头,眼睛也缓缓从突如其来的撞击下慢慢放开保护睁了开来。原来是新晋到Site-CN-γ站的研究员Forsth刚刚抱了一大堆文件从旁边走了过来。

“没事吧?”

Chris对着Forsth伸出了手以帮助她从地上站起来,而一旁倒在地上的Widednl却快速的站了起来帮助Forsth收拾地上的文件。

“谢谢你,Chris主管。”

“没事,下回注意一点。”

站起来之前Forsth也顺手把在刚刚撞击中遗落在地面的眼镜捡了起来。大红色的眼镜显得原本就不怎么注意形象的Forsth更加呆了,娇小的身体在两个大汉面前那是显得非常微小,凌乱的发型也使与之对视的人看不清其原本的样貌,只能从挂在衣服的工牌上知道这个人是谁。

Widednl快速的把散落一地的文件收拾完毕,然后交给了Forsth,嘴里说道。

“这么多文件,α今天是在进行夏季大扫除吗?而且为什么你一个γ站的会出现在这里?”

“没,Widednl博士,是站点主管Cool_Heart要求把所有站点的文件进行二次复核,然后统一进行上传,所以我才连夜从γ站跑来α站进行文件整合。”

“喔?是CH把MAGI研究完了?那太好了,这样82站内所有的SCP项目统计和分类不用那么麻烦了。”

“是的,那没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Forsth抱着文件快速从两个人中间传过往前面走去。

“等一下!”

被怎么一声叫而惊吓到的Forsth傻傻的站在原地,然后慢慢的才转过头来问道。

“怎怎怎么么了了?WWWidednl博士。”

“你的胸牌掉了。”

Widednl把一个可爱的小熊胸牌“重新”挂在Forsth的衣服上,然后摸了摸她的头边笑边说道。

“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不要搞成这个邋遢的模样,自信阳光一点!”

被摸着头的Forsth脸上逐渐泛起红晕,本来就低着的头现在低的更深了,而Widednl不在乎这些,别完胸牌后便往Chris那边走去。

“刚刚说到哪里了?”

“除了面试这个新人外,你和我待会要向Diample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报告。你手上的那几个项目,上头盯着很紧。”

听完这番话的Widednl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包香烟正准备抽起来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伸向了Widednl的嘴上然后把这根香烟揉成一团抛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面。

“你知道的Widednl,这里不让吸烟。”

Chris一本正经的看着他,然后一字一句的说出了他最讨厌的一个行为。Widednl摇了摇头然后把握在手里的香烟盒和打火机收了起来说道。

“你可真是古板。”

“不是我古板,是规矩和它不喜欢。”

Widednl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刚刚一直捏在手里的那份档案重新拿了起来看。

“对了,关于你和JACT、Suloob一起去幼稚园给孩子们文艺汇演的事情,你有着落了吗?别告诉我你准备把你刚刚在我办公室里面的故事表演给小孩子看。小孩子有没有心理阴影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JACT和Suloob可能会有。”

“不可能,他们两个人我专门磨炼过的!在上次出勤的时候我就在当地酒店好好安排他们了!他们的内心压力现在都可以过MTF心理测验了。”

“哇…..你真不是人啊。”

Chris白眼看了一下这个男人,然后拿出ID卡在电梯面前划了一下。不到一会电梯便快速的从上面降了下来,电梯门缓缓的打开他们两个也慢慢走了进去,真当Chris准备关门的时候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跑了过来并大声喊到。

“等一下等一下!”

“喔?是Sirius Dawn啊。”

Widednl把从看窗外风景的任务变成了看眼前这个跑过来的人了,这个年纪轻轻就当上了82-β站站长,他的能力是不容小觑的。

“嗯,他今天怎么来到α站了?我看看日程。holyshit,今天是年度会议,幸好今年会议是在α站举行要不然你我二人又要开始夺命时速了。”

说罢,Sirius便一脚踏进了电梯然后扶着栏杆在那里大喘气,一边喘气也一边不忘拿着手上的文档袋在那里扇风。

“没事吧,不用怎么急吧,马上开会吗?”

Widednl便说便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餐巾纸抽出一张递给了Sirius,暗示他擦一下汗。

“呼….呼…..你们两个人…也要开会的…而且就3分钟后在α站……四楼的会议室。”

“嗯,知道了,我们现在上去再走一段路差不多时间了。”

Chris伸出手点了一下四楼的按钮,然后从手上的文档袋里面掏出事先预备好的稿子和近些来的项目策划来应对今天会上Diamond Apple要提出的问题。阳光透过电梯的玻璃打在Chris的脸上,白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光在纸张上若隐若现,墨绿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上的纸张,时不时从大衣口袋里面抽出来的手指在上面划来划去,严肃的脸庞也会因为看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段落而微微一笑。依靠着栏杆的Widednl默默从口袋里面掏出手机对着Chris拍了一张照片。

“你在拍什么?”

“没什么,记录生活,仅此而已。”

电梯缓缓到了四楼而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却不是大家熟悉的地板而是α站主管Diample和他的助手Trees jasper的身影。

“嗯?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Sirius率先对二人提出问题,而Diample却严肃的说道。

“今年的年度会议可能不能按时开了,刚刚上面来了指令,有一些事情要单独和Sirius你沟通。”

“我?那行吧。”

“那我们两个呢?”

“你们两个到会议室门口的天台上等一下,待会跟Sirius讲完后我们就进去开会。”

“好。”

Diample说完便带着Sirius往前面不远处的会议室里面走去,而Chris和Widednl则打开旁边的玻璃门走到了α站新建的空中花园。他们两个寻到了一处好位置便坐了下来,而恰好在他们两个坐下来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铃声从Chris的口袋里面响了起来。

“喂,是我。我在这边开会怎么了?喔,是女儿家长会的事情啊。嘶,我这边赶不过去要不你帮我去开一下吧?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将近两年没跟女儿开家长会了。但是你知道的我这边很忙,如果不把这边的事情解决的话…好,我知道了,先….”

Chris一脸黑的看着被突然挂掉的手机屏幕,然后短叹一口气把手机放回了大衣口袋里面,继续看着手上的文件。

“是家里的事情吗?你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起码一个礼拜了吧?”

“我知道,但是手上的工作和那突如其来的几项项目收容事情导致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回去。”

“没事,马上就不会那么累了。”

Widednl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香烟,然后火速的用打火机点了起来猛吸了一口,丝毫不给Chris掐灭香烟的时间。Chris一脸嫌弃的看着他,然后站了起来正欲往旁边走去。

“Chris,是哪个女儿?是在主站地下15层中央收容翼区第443号收容间的那个,还是那个被你囚禁在β站特殊生物收容翼区第8号房间的。告诉我,是哪个?”

Widednl缓缓从空中吐出一口浓烟然后神色凝重看着站起来的Chris,Chris并没有理会他,只是从文件袋里面掏出了他压在最后的一张文件递给了Widednl。Widednl快速的阅览一下上面的内容,脸色也从之前的凝重变成了震惊,他直勾勾的盯着站在他面前的Chris眼神满是不敢相信的模样。

“正如你所看到的,没有什么秘密。我可以有无数个孩子我也可以有无数个,但是我不希望这个事情继续发生下去。正如我希望Alice可以继续茁壮成长不再受到那该死的诅咒。”

说罢Chris便从Widednl手上拿起打火机把那份被捏在他手上的文件慢慢点燃了起来,远处的光芒从人工种植的树叶缝里钻过与燃烧的火焰相互交错着为Widednl展示文档上的那几行字和照片。看着手上那份燃烧着文件,Widednl百感交集,他不知道未来又要发生一些什么他不可预料的事情了。

“你比我想象的,更加恐怖。”

“我一直如此。”

Chris冷冷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Widednl,而Widednl只是把那张燃烧的纸张抛在地上,然后再用力的嗦了一口烟便站了起来。他没有看向Chris只是倚靠着旁边的栏杆然后把烟用力的按压在栏杆上面淡淡的说道。

“我会帮助你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实现那个计划。那是我究其一生都在探索的秘密,如果我有一天死了我只希望你一定要帮我实现。”

“我会…”

“可以进来了,Chris,Widednl博士。”

Trees jasper打开玻璃门探了一个头出来说道,Chris看了过去然后回头拉了一下Widednl的衣袖说道。

“不要相信任何人。”

Widednl没有说什么,径直往门口走去。独留站在原地的Chris捡起地上的烟头和被烧掉的文件抛进垃圾桶便也一起向外走去。

时间过的没有以往那么充满意义,望着一张张PPT过去、一个个研究员上来进行工作汇报和每个站点主管进行未来站点规划。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Sirius依旧是跟以往一样积极向上的讨论工作和站点未来规划,Trees jasper和Diample两个人还是那么的搭虽然身高上相差很大,但是并不影响Diample的气势比Trees jasper厉害。想到这里Widednl忍不住噗呲笑了一下惊的坐在他旁边的Chris和CH都投来好奇的目光,Widednl左右瞄了两眼然后自咳一下便拿起手上的工作报告认真翻阅了起来,惹的CH和Chris笑了。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各位同僚们可以回去了。”

“好。”

随着Diample的一声闭会,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回去了。Widednl和Chris两个人看向坐在旁边的CH,向他讨论起关于MAGI现行运作的事情,恰在这个时候Diample走了过来说道。

“Widednl博士,你过来一下。”

“嗯。”

Widednl起身往Diample的方向走去,Diample把他带到了会议桌主位的地方,并从旁边拿起了一个硬纸壳袋子递给了他。

“这是什么?”

“这是实验室最新研究的东西,DNSS项圈,你试试戴一下。”

“嗯?为什么要给我戴这个?”

Widednl一脸不解的把硬纸壳袋子打开,一个好似戒枕的盒子呈现在他眼前,他伸手把盒子打开,一个红黑相交的时不时在中心区域穿过些许数据的项圈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个东西,怎么戴的?”

Widednl一脸不解的看着这个东西然后把它从里面拿了出来,在白炽灯的反射下它显得非常充满高科技的模样,但是外表看却又觉得其格外的一般。Diample伸手把这个东西拿了起来,然后示意Widednl降下点身子好让他把这个东西套上去。Widednl缓缓地降下身子眼见Diample从项圈旁边按了一下项圈就自然的散了开来刚刚好够一个成年男性把脖颈套进去,Widednl的脖子在刚刚被项圈套住的时候。项圈突然相似感应到了什么火速的往脖颈中靠拢,就这么绑定在Widednl的脖子上面了。

“好了,然后我拿一下遥控器。”

说罢,Diample再从旁边拿出一个袋子,一个好似手枪的遥控器就怎么出现在Widednl的面前,与手枪不同的是,它的“枪口”方面是一个滚轮,随着Diample动了一下滚轮项圈发出B的一声,项圈好像就正常开始工作了。

“这个遥控器给你,然后我这里也有一份备用的。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这边也可以解绑的。”

“那这个项圈到底有什么用?”

“这个项圈是定位用的,你不是跟我申请要出差欧洲吗?刚好实验室最近完成了这个东西,你就将就一下成为我的小白鼠吧。”

Diample说完便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袋往外面走去,临走前他看向Widednl说道。

“好好享受你的欧洲之行吧,亲爱的Widednl博士。”

然后便往外走去,独留Widednl像一条小狗狗一样傻愣愣站在原地。看到他们两个讨论完后的CH和Chris向他走来,而正当两个准备说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们两个看到挂在Widednl脖子上的项圈忍不住噗呲笑出了声音。Widednl这个时候才从发呆中惊醒过来然后脸就像猴子屁股一样红了起来大声说道。

“这哪是把我当小白鼠啊!这是当小狗狗养啊!”

“哈哈哈哈,好了Widednl博士,别说了,你赶紧回去准备一下今天下午的文艺汇演吧!别到时候真的给小孩子们表演童年阴影啊!”

“是啊,哈哈哈哈。”

CH和Chris终于忍不住开始放声大笑,甚至CH都捂住了肚子在那里笑。气的一脸红的Widednl拿起遥控器在那里瞎按,似乎想赶快把这个项圈摘下来。但是他刚刚拿到遥控器就看到背面Diample留的字条。

“这个遥控器是假的,你别想动了。乖乖的戴着这个追踪器去欧洲好好办公事!别让我看到你在欧洲那个花楼里面逍遥自在!”

看完字条的Widednl就像灵魂被抽出了一样瘫倒在地,而一旁的Chris捡了起来看了一眼也加入跟CH一起捂着肚子捧腹大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叫你想出去玩咯,这下子阴谋诡计被Diample抓了一个正着吧。哈哈哈哈哈哈你就好好做82的汪酱出去办公事吧!”

Chris边笑边打趣着Widednl,而一旁的CH缓了过来拉了一把Widednl,对他说道。

“你啊,这次是真的逃不掉了。”

“CH你是研发部的,这个东西你有没有办法解决啊!我真不想像一个小狗狗一样怎么见人啊。”

“哈哈哈,这个东西是我部刚研发的,本来是打算拿给近期生物项目用的。没想到被Diample拿过来给你用了,而且这个东西只能被遥控器解控,如果有外力想强行拆除的话,内部的开关就会感应到然后引发爆炸。所以啊,这次我也没辙了。”

CH边笑边向Widednl解释到这个东西的主要用途,听完之后的Widednl面如死灰就像被人活生生喂了一大坨屎一样难受。

“艹!!!!!qnmdDiample。”

Widednl在会议室大声的骂着Diample,而已经抵达α站负一层的Diample咳了一下引得旁边Trees jasper问道。

“没事吧,主管?”

“没事,就是有一个傻子在骂我而已,没什么问题。对了,把那个Widednl申请出差的报告批准一下,然后叫他赶紧出发,不要磨蹭了。”

“是的,主管。”

与此同时,终于从笑劲中缓过来的Chris和CH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喘气,独留瘫倒在地上的Widednl自怨自艾去了。随着站点广播播报时间,Widednl才从自怨自艾的状态反应过来。

“shit,JACT和Suloob还在α站一楼等我呢,我不跟你们在这里发病了,我要走了。”

“好喔,82的汪酱。”

“拜拜,前辈。”

Widednl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火速的拉开门往外跑去。刚刚拉开门准备冲出去的时候,Chris喊到。

“你遥控器不要啦?”

“你妹的!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笑声的中止,周围的环境开始逐渐消失,不论是向外奔跑的Widednl还是坐在椅子上大笑的CH和Chris都消失掉了。只留下一个女人站在大厅的中央,她奋力的抬起头对着上方的控制中心喊到。

“喂!为什么停下了!继续啊!给我继续下去!”

“博士,无法再继续下去了。项目自动中止了。”

“妈的!该死的Diample居然会设置这层密码,fuck。”

女人说完便向旁边的楼梯走去,在上楼到一半的时候她示意上方的人时间线停止在Widednl准备奔跑出去的时候,然后快速的来到主控这边。她看向被放在控制器中央的DNSS项圈,眼里充满了愤恨,她狠狠地往旁边的屏幕上锤去,屏幕在这个重击下突然碎裂开,而她的手也缓缓地流出鲜血流向了那肮脏污秽的地面。站在一旁的人赶忙上前询问却被她大声呵斥住。

“都给我离开这里!立刻!马上!”

“可是博士,你的手。”

“不用管!这是命令,现在所有人到二楼会议室待命。召开紧急会议。”

“收到!”

旁边的人听完后赶忙从旁边的两个通道坐电梯上去,留下了她和那个漂浮在控制器中央的DNSS项圈。蓝色的底灯打在项圈上面散出淡淡的微光,不到一会项圈上方便落下几滴液体随着运动滴到了控制器上。她终于支撑不住的趴到在控制器上,披头散发的她盖住了其脸庞,憔悴的模样本就使人认不出来现在怎么多的碎发更使得旁人无法轻易的认出她来。她缓缓的伸出右手摸向项圈,佩戴着戒指的无名指率先碰到了DNSS项圈,在蓝色的底灯和旁边的白炽灯照耀下闪烁着光芒。她紧紧地把手扣在项圈上,然后对着空气说道。

“就算DNSS项圈时间线被你们故意篡改了,我也一定会知道真相的,一定!”

她缓缓地站了起来准备向外走去。然而在刚刚趴倒的动作中挂在衣服上的小熊胸牌不小心掉落在地面,她蹲下身子把胸牌重新捡了起来,在捡起来之后她自然而然的看向了被调到跑出去时候的Widednl,她的眼里全是温柔和悔恨。那一天为什么要让他从手上跑走,为什么?这是她心里最悔恨的时候,也是她最爱他的时候。

夕阳西下,勇者骑着一匹马缓缓往远方骑去,这一次勇者再也不会优柔寡断了。

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