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了Silas Emerson?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crewtime 10/31/21 (Sun) 20:30:19 #93482010


万圣节快乐,观谬维基。今天我要讲解一件发生在刚好二十年前的案件,尤其耐人寻味。这一案不仅是一起真实的罪案,更是一场阴谋。我原本不会如此急于把它叫做阴谋,但在这里绝对是发生过一些鬼祟的事情。这个案件也和一则都市小传说有关系,因此和本论坛实在无比契合。

总结:在34小时的时间里,以2001年万圣节午夜为结束,越战老兵及DARPA(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主管Silas R. Emerson三世被看到在维吉尼亚州阿灵顿内外举止反常。最终,他被发现神秘死亡,官方宣布是他杀,但凶手始终没有找到。

本案最耐人寻味的一点,便是DARPA、国防部还有当地警方似乎都不愿开展调查,哪怕Emerson是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警方起初想要调查此事—但很快就变了调—我成功翻找到了最开始公开发布过的东西,在此用作开头。我之后再来梳理本案的要素。

事件时间线

2001年10月30日,周二

  • 8:00 AM: Emerson在周一早上很早上班。他对国防部的同事问过好,他们中无人报告说此时有什么差错。Emerson正在处理DARPA的一项机密计划—他的直属下级在此时还没有对他的行为表现有过说法。
  • 1:16 PM: Emerson在午休中途突然离开五角大楼(DARPA总部位于别处,但Emerson自己是在五角大楼内工作。我无法对这种矛盾找到什么解释)。一名负责记录所有进入/离开情况的保安注意到了他的离去,但其他人都没有察觉。
  • 2:00 PM: Emerson来到他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家中。他的邻居就在屋外面,注意到了他进屋。他在火炉里点了一团火,尽管外面才只有56°F—还没有冷到要在火炉里生火。他在火中烧毁了若干纸质文件。他的邻居看到了烟雾,发现有些反常。
  • 2:?? PM: 在他身处家中期间,Emerson从他的私人保险柜中翻出了他的遗嘱还有三封信件—分别寄给前妻、女儿和儿子—然后把它们留在了书桌上。所有这些文件都是提前写好的。也是在这时,他从保险柜里拿出了手枪。
  • 3:30 PM: Emerson来到华盛顿特区的丽思卡尔顿酒店,登记入住。前台人员描述说Emerson在登记时表现焦虑且紧张。
  • 5:00 PM: Emerson离开丽思卡尔顿,直接前往椭圆房子—克林顿总统常去的牛排馆—吃晚餐。他没有会见任何人,独自点了一份昂贵的牛排晚餐,点了若干主菜,昂贵的红酒和诸多甜点。目击者称他一边吃晚餐一边哭泣。
  • 8:15 PM: Emerson离开椭圆房子,回到丽兹卡尔顿。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话就进入了酒店,整晚待在酒店房间内。

2001年10月31日,周三

  • 8:00 AM: Emerson没有到岗上班。DARPA没有人—无论是他的下属、同事或上级—报告了他的缺席,或是表现出觉得此事反常。Emerson并未事前请假。
  • 8:30 AM: Emerson走到丽兹卡尔顿楼下进早餐。 他并未表现出任何急迫,在餐厅里停留数小时直至早餐服务结束,他支付账单后回到房间。
  • 11:30 AM: 在某个时刻,Emerson离开了酒店。他步行到国家广场,被看到与某个不明人员会面,对方尚未主动现身过。他们在广场散步后一起坐在一把长椅上。此次对话的目的不明。
  • 1:17 PM: Emerson从附近花店用信用卡买下若干花束。他回到国家广场,走向越战纪念碑,花了一小时把花朵摆在他在战争期间共同服役过的每一位士兵名字下。他的家人提到他在纪念日按惯例会这么做,但无法解释他为何会在万圣节做这件事。
  • 3:00 PM: 在献花后,Emerson坐在了纪念碑旁边的长椅上。目击者报告称看到他在哭泣。他很快就离开此处。
  • 8:45 PM: 已知最后一次看到Emerson还活着。他在当晚没有回到丽兹卡尔顿酒店房间,尽管他已经将房间订下。Emerson女儿朋友的父亲看到Emerson在特区到处游荡,似乎困惑且紧张,还总是看向他的肩膀。Emerson匆忙了问了好,但没有和这位父亲说太多话。
  • 12:00 PM: 推定死亡时间。

2001年11月1日,周四

  • 8:00 AM: Emerson没有到岗上班。和前一天不一样,DARPA的同事将他的失踪向上级报告—而后他被立即列为了前雇员。
  • 9:07 AM: 华盛顿特区警方在小巷里发现了Emerson的尸体。他的头被砍掉,一个南瓜头灯被按在肩膀上取而代之。他的手臂在身体两侧伸开—左手拿着凶器,是一把镰刀;右手上是他的断头。Emerson的手枪在他尸体外几尺处—且是空的。附近有一满是弹壳的弹夹遗留,但无一发子弹。警方立即开始了调查。

crewtime 10/31/21 (Sun) 20:33:37 #93482011


对于此案我认为有三个主题必须讨论:Emerson死前的行为举止,死状本身,最后是DARPA对其死亡的反应。这其中,最后一个也许是最奇怪的,我会更详细讲解。

第一件事: Emerson在死前两天里做的行为。首先,很明显他已经预见到了自己将要死亡。在他最后一次回家时,他拿出了遗嘱,还有写给家人的信以防不测。他完全预料到了会很快丧命。这就让他在火炉里烧掉的东西尤为可疑—考虑到气温还很暖和,他大概是试图在销毁东西。这个“东西”具体是什么东西完全不明。

他在接下来两天里的剩余行为确认了这一点。他花了很多钱在五星级酒店和克林顿造访过的牛排店上。第二天,他翘了班,去战争纪念碑悼念死掉的朋友们—一举一动间都是一个知道死期将至的男人。

奇怪的是在这时他并没有直接联系家人或朋友。他用了两天时间回避社交,除了在国家广场见过的那一个男人。如果他知道他要死了,为什么他不直接去和家人道别?

整体来说,他的举动表面看很像要自杀。但不可能如此—他死的非常惨烈,头被砍掉了。整个现场在他死后被布置过,凶器被留在了犯罪现场,尸体上还被打扮了一个南瓜灯。凶器上没有指纹,没有辨认信息,也没有制作商标签。警方收集了它,但无法将它用为证据。

这就让另一件武器出现了问题—手枪。子弹鉴定与他多次开枪相一致,就在他死前不久。但巷子里完全没找到子弹,只剩弹壳。所以他是开过很多次枪,子弹嵌入了他要射击的随便什么东西里面,而后被他打中的东西就这么离开了巷子。如果他射击过袭击者,对方要怎么在中枪这么多下之后存活?进一步来说,子弹按证据是射出去了,但这可是在华盛顿特区的正中间,却没有出声响的报告。附近区域的邻居无人报告称在死亡时间前后听到子弹声音。所以枪倒底是怎么开的?子弹都去了哪里?

警方的官方故事是说Emerson死于一次随机的拦路抢劫或者如此之类。他死前的行为不过是巧合而已—他想着要以某种方式死去(无法解释),但最后却是以另一种方式死去(没有解决)。我不买账。阴谋论的恶臭来了。

crewtime 10/31/21 (Sun) 20:33:37 #93482011


一位华盛顿特区顶级大员身亡,最直接的解释当然就是遭人刺杀。这在此并不太成立,理由有许多。你们会看到很多官方—以及很多不是观谬维基的网站—将死亡归结为刺杀。但我个人对此并不买账。

第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无论最后是什么杀害了Emerson, 他在工作日期间就已经发现了。他刚过1点就匆忙离开了五角大楼,工作时段还远远没结束。他回到家拿出遗嘱的举动,说明他离开工作的原因是因为他即将死亡—如果他只是要逃班为什么会做这些事呢?

我的另一个重要问题便是死状。凶杀现场有一个雕刻过的南瓜头还有一把镰刀—明显在指示死亡日当天,也就是万圣节本身。一个刺杀者为什么会需要花功夫做出这种细节?以及为什么对方要以如此残忍却低效率的方式杀害他?这是蓄意为之,要追求的是风格而非其他任何因素—但绝不是要传递一条明确信息的那种风格,也不是要让死亡看似随机、或者与死者身份无关。

现在,我要提出本案中第三个重要问题:DARPA和国防部对此凶案的反应。他们在本案中的一切参与都让我感到无比可疑,往小了说吧。如果不是他们要为此事负责,那么也必然有所掩盖。

最可疑的事,就是同事没有报告他的失踪,直至他死后的那天。他们全告诉警察说在他周一离开工作后就对他没了音讯(也没有提到他提前离开一事—这是由一名看到他离开的保安确认到的,安保录像里他的车也离开了五角大楼)。看着就像他们要等到他死后才上报失踪—但若是如此,他们怎么能在他死亡的时候就知道这事呢?是他们知道有什么要杀死他,以及是在何时?

更进一步,他的同事也可能清楚他为何要离开。他们在之后拒绝交出他的任何工作计算机或者文件,称这都是机密。这倒也非常可能,但我们依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Emerson在30号离开五角大楼。不过,他的同事,看起来的对此漠不关心—就好像他们都知道也不担心一样。

在调查的头几天,当地警方对事件做过好几次报告,还在当地新闻里说过。然而,在他们确认死者身份—还有他的雇主—之后,案件进展就立即卷入停滞中。国防部起初宣称他们会自己进行调查并与FBI就此事进行合作,但这似乎并未发生。我无法找到任何FBI参与其中的证据。

在国防部和FBI的恐吓下,特区警方最后实际上放弃了调查。虽有正式做出过一则例行公事的声明,指出了“机会犯罪”假说,但读起来实在是突然且仓促:就好像他们需要赶快搞定什么事情来回应国防部的举动一样。

在我看来很明显发生了某种无法解释的事情。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也许国防部是自己动手刺杀了Emerson,又或者他知道了有一次刺杀临近,而他们,出于某种原因,无力阻止。所有加在一起,这就是一桩奇案。很多问题无法得到合乎逻辑的回答。

至于说我在本文开头提到的都市传说。它传递的其实并不广泛,就只在特区这边的少数人之间流传。从2002年开始的每一个万圣节,在夜里,都会有一个不明人物把雕花南瓜留在越战纪念碑旁。没有人看到过是谁留了东西,但有传言说那是Silas的幽灵,在他死去的夜里归来,继续他纪念死者的传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