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人
评分: +19+x

春节。

好像突然到来的一样。可以理解。2020年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Site-CN-19各个设施上上下下忙成一片。少数不愿意布置站点的人被塞进了从头红到脚的服装里,为各个区域增添喜庆的色彩。

MZK漫步在各个区域中间。由于疫情的原因,这位来自北国的外勤部主管并没有回家的打算。这个年过五旬的老人已经把站点当作自己的栖身之所了。

今晚他如幽灵一般,在十九站中央区的各个区域晃荡,看着与自己一起成长起来的站点。

除了值班人员之外的大多数人沉浸在节日的喜庆中。他们卸下了一整年以来压在身上的重担,将工作抛之脑后,在难得的假期纵情欢愉着。

就像是一群孩子。

“老马!”

他转头,是指调部主管Dr.Hsiashih。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几岁,却看上去比自己老的人。他跌跌撞撞地走过来,怀中揣着一个暗色的瓶子。

“我正找不到你,来,来。”

他不由分说把MZK拉到北区的一间办公室,这是决策层的办公区。他推开门,倒在一张打了补丁的扶手椅上。

“H,我觉得……”

“我没事……我很好!你没喝过我藏的吧?82年的拉菲?”

Hsiashih抽出怀里的瓶子,放在桌上,蹒跚地到柜子里找酒杯。

MZK心里掂量着。他和Hsiashih的关系并不亲密,两人甚至是政敌——Hsiashihyi一直想要副主管的位置,而MZK却是龙安的支持者。于是乎在对方从办公桌另一端推给他一杯红酒的时候,他打开了手机录音。

“过年没回去?”

“没回去。”

“家里人呢?”

“嘿嘿……老马你犯傻呀……做咱这行的,哪还有家啊,干。”

他一饮而尽,又给自己添满。MZK没动酒杯,陪着笑。

“我这么跟你说吧,老马,那帮小伙子叫我什么,你知道吗,阎王!净往生死簿上添名字了,都他妈的把自己老婆孩子添上去了,我他妈上哪里找家去?”

MZK无语,拿起酒杯晃了晃,喝下今晚的第一口酒。一股浓香浸润了他的全身,他估计这酒应该没那么简单。

办公室一时没有了声音,只听见Hsiashih倒酒的碰撞声。

“你还是休息吧。”MZK看不下去。一方面隐约心疼同事,一方面又心疼酒。

“没事……我能……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除夕。”

“不对,不对。”

“不然呢。”

“今天是旅行者2号飞出他妈的太阳系的日子!而我们两个人还在这里……在这里喝酒!很好笑,对吧?”

Hsiashih打了个酒嗝,一股葡萄酒香气,这让他显得比平时更有人情味。他俯身向前,目光直逼MZK。

“我入这行也将近三十年了,老马……我迟早会死在我这个岗位上。知道我被招进来第一天,教官怎么说的?”他站起身来,昂首看向办公室门外,眼中充满狂野,“你们这群菜鸟,要是还这个水平,等着见阎王去吧!可你看看……现在,我就是阎王…我干嘛,自个拿着镜子照自个?”

他掩面笑了起来,起初是嗤笑,接着放肆地大笑起来,整个桌子都颤抖着,受到他的感染。

MZK还记得以前的Hsiashih。那是的他待在外勤部门,每次抽着红南京护送项目从研究部走过时,都会引起一阵讨论。

“那谁啊,这么没公德。”

“那是Dr.Hsiashih,收容小组领队。天天喊着要推翻政权的就是他了。”

“真是个小愤青。没被开除就是奇迹了。”

似乎有什么东西触动了MZK。他也喃喃道:

“是啊,我们怎么了,H?”

走廊上传来一阵欢喜的呼喊,好像是谁用奇术变出了一只乘黄。Hsiashih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以为我不关心他们?我有什么办法?和他们一样下基层去?压力要自己扛!小吴!你看看上面那帮人——”


“你看看上面那帮人,打着下基层的名号下来吃吃喝喝招摇撞骗,好微风啊!”

吴荇钊急忙堵上Hsiashih的嘴巴:“别这么说,博士。”

四周嘈杂,并没有人在意Hsiashih发的牢骚。

“我偏要说!上个月死的人……”


Hsiashih的声音小了下去。MZK无奈地关掉手机。尽是过去的事情,没什么用了。

“都过去了,你讲这些做什么啊。”

Hsiashih咕哝一声,颤抖着倒酒。他的手抖得太厉害了,红酒撒到了外面。

“我真是狗娘养的。”

“现在我们都是狗娘养的,博士。”MZK喝了今晚的第二杯酒。

“不……不……你不是,只有我。鬼知道我把她分到那个收容小组的时候……哦上帝啊……我干了什么?江嘉文……不,不!没了……死了。”

他再也忍不住,把脸扎进臂弯里,抽泣起来。MZK绕过桌子,将手搭在对方肩上。

“这算是悔恨吗?”

“不……不要。”

“好了,好了。”MZK温柔地说,“凡人都有过错,没人证明你是个铁石心肠的混蛋。”

这话连MZK自己都不信,一方面这句话并不适用于这种情况,另一方面是因为几十年的工作生涯已经把他变成一个怀疑主义者了。

“别喝了,明天还要工作。”

这两个字似乎惊醒了他。

“是的……是的……工作……工作。”

他把脸埋进臂弯里,发出一声响亮的鼾声。MZK起身,推出办公室,关上门。

有人和他撞了个正着。

“明天出外勤!老马!加把劲!别他妈让上面那些人看咱们笑话!”

来人挥舞着手中的酒瓶,浑身发散出浓浓的白酒味,一名研究员把醉汉拉到一边。

“实在对不起,主管。”

MZK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却停留在那个醉汉的身上,忽然他想起,二十三年前的春节似乎也有这么一次经历。

他还依稀记得那个年轻人的样子,意气风发,说着同样的话语。

他走到设施中庭,这里正播放着新年倒计时。

十秒过后,随着欢呼声爆发出的,还有员工们在站点的无限回忆。他们萦绕在中庭上空,与喷出的醒酒烟雾一起绘出新年的画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