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动物简介:Toffana!
评分: +14+x

小动物简介:Toffana!

概述!

1%20Ciconia%20nigra.jpg

名称: Toffana(取自美第奇家族的一位女伯爵,传说她曾研制过一种以斑蝥素为材料的毒药)

物种:Toxipenna serpivore(属名意为有毒的羽毛,种名意为食蛇),鸩

首席照护员:异常鸟类研究员古原

饮食:小型的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面包虫、少量水果,一月一次给予50克芫菁甲虫。

安置区:二号栖息地陆生动物区

生物特征!
Toffana是一只成年的雌鸩,站立的时候高90厘米,全身漆黑的羽毛,在太阳下会发出紫色和荧绿色的反光,眼睛周围的皮肤为鲜红色,有的照护员因此觉得她的眼神有些可怕!

她有一个椎形的长长的喙,细长的腿上覆盖着坚硬的鳞片,以保护自己不受蛇咬。虽然看上去像一只黑色的鹭或者鹳,但它其实是秧鸡科的成员,最近的亲戚是新西兰不会飞的南秧鸡(Porphyrio hochstetteri)。

Toffana最奇异的特征是,她身上的羽毛和皮肤表层,富集着高浓度的斑蝥素,这是一种剧毒且有强刺激性的物质。只要1.6微克就足以产生皮肤水泡症状,口服1.3克可能致死!所以企图抓她或咬她的捕食者,都会遭受巨大的痛楚。

历史!


我们是在一片郊外小树林里发现Toffana的,当时她身上紧紧缠着一条黄色的大蛇,工作人员都吓了一大跳,以为这是一个宗教或者奇术类的异常!但后来发现那是一条黄化的缅甸蟒,是逃逸的宠物,已经没命了,而Toffana除了一只翅膀骨折以外,没有严重的伤,还能扑打翅膀挣扎。我们把它带回工作地点诊治。

不幸的是,接触过Toffana的人一个接一个,开始在手和脸上长出疼痛的水泡,古原研究员告诉我们这是斑蝥素中毒的症状。她的胸部和背部有一种特殊的羽毛,称为粉䎃rǎn,尖端很容易磨损,形成粉笔粉一样的细小颗粒,所以Toffana只要扇动翅膀,就会在周围散布有毒的粉尘。那条蛇也是因此而死的,与Toffana接触必须小心!向scp基金会租借了生化防护服,才得以给它进行手术。

Toffana的物种原产地主要在东南亚,所以它也是野生动物走私的受害者,很可能被人当作奇术药物或宗教物品卖到美国,但她成功逃了出来。在我们发现她的地方,好几周前就有新闻报道,有人食用了当地的植物,出现恶心呕吐,和奇怪的“硬起来”的症状。显然是Toffana的羽毛粉沾在上面了。斑蝥素会导致尿道炎,所以中毒者会“长站不躺”1

2%20Sagittarius%20serpentarius.jpg

19世纪博物学家绘制的,鸩在蛇面前走的“禹步”的图画(局部)

特殊需求和居所!


Toffana是个坚强的女生,经过治疗,她的翅膀很快痊愈了。我们把她安排在一个封闭的区域,以防她伤害到人和其他动物。

她的自然食物是小动物和少量果实。我们使用在宠物店购买的玉米锦蛇和花枝鼠投喂它,感谢这些小动物的付出!虽然玉米锦蛇并没有毒,但Toffana面对自己的食物,还是十分谨慎,我们因此观察到她这个物种典型的捕食行为。

她迈着一种很有特色的步子,好像拖着一只脚在瘸行,沿着一条弯曲的折线(被我们爱好天文的研究员,形容为“有点北斗星的连线”),在蛇的面前走来走去。这种步法很像中国道士使用奇术的仪式“禹步”,因此中国很早就认为鸩有奇术力量。其实Toffana是在用不规则的行动轨迹扰乱蛇的视线,同时向猎物发起警告,阻止对方攻击。

实际上鸩和蛇是互相惧怕的,咬鸩的蛇有中毒而亡的风险,鸩对于蛇毒没有抗性,所以被毒蛇咬一口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原产东南亚的一些蛇种看到鸩的表演,会转攻击为逃跑,不做两败俱伤的挣扎。如果鸩碰巧不饿的话,就会放它一条生路。要是这条蛇运气不好,鸩会飞快地伸展脖子,用力夹合长嘴,夹碎蛇的脑袋或颈椎,使之毙命。

鸩的毒素是从食物里取得,所以我们给它提供含有斑蝥素的昆虫芫菁,来为它补充“弹药”。对于关心“河豚会不会被河豚毒死”的人,我们可以说,鸩的斑蝥素抗性是典型脊椎动物的上千倍,而且它的身体代谢,会把大部分毒素富集到没有生理活性的羽毛里。所以Toffana不会中毒。

关于Toffana的备注!


受到人类或其他大型动物惊吓时,Toffana也会走出对蛇的“禹步”,同时叩击她巨大的喙,发出敲木头一样“梆梆”的声音,这是专门针对能听见空气里的声音(蛇只能听见地面传导的震动)的捕食者的信号,表示自己有毒,不可靠近。如果威胁者(如捕食者,贸然靠近她的陌生人)主动离开,那她也会停止攻击的企图,毕竟“弹药”也是很珍贵的,不能滥用!

只有在多次警告无效的时候,她才会拍打翅膀,散发毒粉。只要清楚Toffana的行为习惯,她并不危险。随着她跟我们熟悉了,即使工作人员走到近前,Toffana也不会发出警告,更不会攻击,当然,不能不戴手套就撸它。

我们讨论过,既然Toffana的毒素是摄入的,我们就可以像饲养无毒河豚一样,停止喂食芫菁让Toffana变得无毒,这样就可以安全地亲近它了。但古原研究员否定了这一提议。体内的斑蝥素就像财富一样,关系到鸩的社会地位,以及它对异性的魅力。斑蝥素含量不足的鸩会变得垂头丧气,容易紧张。

而且,鸩是独居动物,相比和我们一起玩耍,Toffana更乐意做一个孤傲的酷女生,与人保持距离,对她的心理健康和我们的安全都更好。不是所有的小动物都像金毛一样乐意被人撸,每个小动物都有自己的个性,而我们尊重它们的个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