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自东来--其三
评分: +17+x

藏锋在他的幼儿园狂奔。

藏锋举起Mk23射倒了一个穿着MTV背心手持莫辛纳甘的家伙。

藏锋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花2000美元买一把大得要死,子弹难找还不比托卡列夫好多少的玩意?就因为是H und K出品?

藏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射他。

那个家伙倒下前朝藏锋投出一个桔子,果肉化成万千破片摧毁了方圆一公里内的一切。房屋倾颓,树木折断,校园内的滑梯飞上天,带着浓烈的柑橘香味砸进一家理发店。

藏锋终于意识到了这一切的荒诞,醒了过来。

他试图抬起沉重的眼皮,但大脑拒绝离开那个幻境,还在指挥身体寻找一处能抵挡死亡毁灭桔子皮的掩体,诚实的鼻腔告诉他他在某处通风运行不畅的地下设施内,空气中有一股潮气。

一颗果核打倒了他,他又失去了意识。

自己脸下面的是什么玩意?行军床?希尔顿的席梦思床垫?还是哪个深山老林的土坑坑底?背上的重量是毯子还是天鹅绒被套还是黄土?

我真的在躺着吗?

发生了什么?自己刚刚在干嘛?

哦对,得把PDA销毁,存储卡带走,东西藏在哪了?他们离这边不足20公里了,得赶快转移,得去……

等等!我在喀山!

藏锋一激灵,醒了过来,这一次,他的眼皮抬得高了一些,悬挂于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发出的刺目光线让藏锋眯上了刚刚睁开的眼睛,意识虽然朦胧,但他的手已经摸向了腋下的枪套,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他抬起右手的时候,左手并没有呆在它应该在的位置,而是执着地紧贴着右手移动。藏锋垂下眼皮,把目光努力地聚焦到自己身前,手腕上的银色物体帮他驱散了脑海中最后一片乌云。

手铐,毫不意外也毫无新意。

深呼吸,放轻松,又不是第一次了,手铐总比半截肠子或上了奇术术式的麻绳好,让我看看这种地方一定会有的桌子后面坐的是谁。

藏锋猜得没错,房间中央确实放了一张木桌,桌上有两支签字笔和一盏未打开的老式台灯,桌子后面坐的是列昂尼德。藏锋刚和列昂尼德对上视线,头就又垂了下去,嘴里还嘟囔着“雾月红花树上挂,海里鲑鱼满街爬,列昂尼德是王八。”

好,没傻。

“什么?”

藏锋念得很快,而且用的是某种中国中部方言,列昂尼德没完全听清,但他还是听出了那堆胡言乱语里似乎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没什么,夸你呢。”藏锋直起腰,用还被铐着的手揉了把脸,“几点了?”

列昂尼德把桌上的台灯往前推了推,转动底座上的旋钮,把亮度调到了最大,一道光幕直刺藏锋的双眼,列昂尼德本指望这能给这个来路不明的契丹佬一个下马威,但他只是稍微眯了眯眼就适应了强光,他的视线逆着光路盯着列昂尼德穿着西装的胸口,原本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分笑意:

“怎么?FSB的这一套还没玩够?”

列昂尼德当然知道藏锋指的是什么,他并不是第一位需要戴着手铐面对自己的中分特工,在可预见的将来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藏锋那种态度还是让列昂尼德很不舒服,自己必须重夺问询的主导权。

他有些心虚,事情发生得太快了,自己手里并没有这个人的把柄,藏锋既没有出现在不该去的地方,也没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一上午的时间更是来不及给藏锋的车里放上他不该拿的东西。列昂尼德缺乏将他带来此处的正当理由。

天花板上的通风扇嗡嗡地转着,往房间里徒劳地输送着新鲜空气,老旧的暖气片里潺潺流过的热水和密闭门让穿着西服的列昂尼德感到无比闷热,他不自觉地松了下领带,他不该这么做的

他的对手抓到了这个瞬间。

“让我猜猜?接下来你要问我什么?嗯?我的真实身份,身份识别码和外勤部门每日下发的动态识别码?还是打算跳过这些你知道我不会说的东西,直奔主题?我为什么不直接跟着中企撤离而是费了那么大劲儿来喀山找俄分?为什么不去找私人关系更好疑心也更轻的其他人,为什么要找分管内卫的你?列昂尼德·叶利扎维塔·别列科夫?”

藏锋把撬开的手铐丢在桌面上,扭灭了台灯,站起身子,双臂支撑着桌面,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列昂尼德,那盏老旧的白炽灯的光线从藏锋头顶射下,将他的阴影投在列昂尼德身上。

“你还想知道什么?为什么一名中国分部的特工不好好在东亚呆着,非得跑去那种地方凑热闹?”

他坐回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列昂尼德叹了口气,将一卷纸从桌子下取出,在桌面上展开后,借着灯光,藏锋认出那是一张西亚地图。他紧接着用一个小物件压住了地图的角落:

“说说看,从2014年1月起至今,你的任务区域是?”

沉默。

“这是一次私人谈话,我们交流的内容不会被录音,监听或以其他任何形式留档。”

回应他的依旧是沉默,藏锋抓起桌子上的签字笔,沿着地中海东岸画了一条线,线条在塞得港折向南侧,顺着苏伊士运河的方向划向红海,在苏伊士城再次转向东,笔尖触到底格里斯河时往北而去,最后沿着土耳其边境线往西完成了闭环,呈现在列昂尼德面前的是一个包含了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和巴勒斯坦-以色列地区全境,伊拉克大部和西奈半岛一部的梯形区域。

列昂尼德将用作镇纸的物件滑给藏锋,那是一支手枪的套筒座和握把部分。接着,他取出了一根枪管,压在了原来的位置,继续问到:

“这次部署的指挥部设在?”

藏锋在特拉维夫点了一下,从对方手中拿到了枪管。

“这次行动的性质是?”

藏锋把玩着手里的零件,盯着列昂尼德刚刚取出的复进簧:“你是什么人?路边的雅加婆婆吗?”

“对,你现在在我的鸡脚屋里,当个好孩子,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我就奖励你魔法格洛克和一盘饼干。”

“前两个问题可不算什么难题,我真想忽悠你也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作假。”

列昂尼德叹了口气:“那,小小鸟,跟雅加婆婆讲讲,一个中分特工跑到西亚去干什么,你们的辖区最西侧也不出塔吉克斯坦吧。”

“得了吧,塔吉克斯坦那地方的俄分特工比中分特工多多了,我去西亚还能干嘛,定期海外轮换,顺带跟联盟ORIA还有别的什么人比赛找东西罢了。”

列昂尼德手里捏着格洛克的套筒和复进簧,丝毫没有把东西递过来的打算,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

“老天,你还想要什么,完整的回收物品清单?性质描述?任务简报?那东西你自己往主站打申请啊,这又不是什么高密级的东西,这次回收的异常物品里能有一个Euclid级的就不错了。阿勒颇城区的交火我一次都没参加都被逼着交了300页的材……”

“李,国立舞台艺术学院没请您去任教真是表演艺术的损失。”列昂尼德冷冷地打断了藏锋喋喋不休的抱怨,他当然知道藏锋跑去西亚是去替换部署周期已满的其他特工,也没哪条规定说外勤部门的人就不能离开自己所在分部的辖区,更何况俄分在西欧的特工数量已经远超还留在本土的外勤,列昂尼德不满的根源在于对面那个狡猾的契丹佬一直避重就轻,拿谁都知道的情报在糊弄自己,他当然知道藏锋说的是真话,但这真话一点价值都没有,他想要的是更深的东西。

被打断表演的藏锋换回了二郎腿,脸上的表情让列昂尼德差点以为这个家伙真的因为被强加了没人喜欢的文书工作而愤愤不平,他忽然有点后悔,不是后悔自己扎镇静剂的时候差点扎到藏锋的颈动脉把他直接送进太平间,也不是后悔自己用这种方式审问这个家伙让对方一开始就选择了对抗而不是合作,列昂尼德后悔的是自己没趁着藏锋还在昏迷的时候扇他两巴掌再补一根镇静剂,导致这家伙还能在他面前活蹦乱跳地扮傻子。

不过没关系,藏锋再怎么跳也改变不了他有求于自己的事实,而既然他想自己帮忙,就得老老实实付费,藏锋很清楚列昂尼德想要什么。

想要雅加婆婆的魔法就得帮她做家务,否则就会被女巫吃掉。

“你是可信任的吗?”

“这个问题你自己有答案。”

“那么你想知道什么?”

“任务记录里没有你和其他分部的特工合作的记录,这对于一个联合任务来说很不寻常,除了回收异常外,你真正的任务是什么?”

“去吃小阿萨德亲手做的秘制烤羊排。”

“说实话。”

“在那地方实验新技术的可不止俄军,中分对天王星9不感兴趣不代表中分不想要GOC的Gen2级装备的实战数据,不巧的是管这事的人是政治保卫系统出身的,天然更信任人力情报,这个答案怎么样?”

列昂尼德把复进簧丢了过来,算是认可。

“如果你非要问为什么不优先派遣塔吉克族或者哈萨克族的特工,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中分的少数民族特工本就不多,13年第三季度后中分外勤部门就不存在可调度的非汉族特工了,我们又不是CCTV那样可以放心搞驻外记者站雇佣外籍雇员的机构,还是自己人用起来放心。”

在说到“自己人”三个字的时候,列昂尼德注意到,藏锋特意加重了语气,但他想不出为什么中分的非汉族特工全都被调动了起来,他也不打算问,藏锋要说的话刚刚就直说了,他不是来问这个的。

特工从自己头上摘下一直戴着的棒球帽,从帽子后面的金属扣中取出了一张用塑料膜包裹着的存储卡:“GOC,包括一部分其他基金会分部在西亚实验的新式装备的战场录像和我个人的判读,还有我参与的所有回收行动的原始资料,这些作为交换够吗?”

列昂尼德收起那张存储卡,将套筒递给了坐在对面的特工,短短数秒,一支格洛克18就出现在了藏锋手中,他感受了一下聚合物握把的触感,满意地评论:“不错,我还以为会是把TT。”

“我以为你喜欢老枪。”

“巨浪和MP7确实比AKM和波波沙适应我的任务需求,但是在叙利亚我去哪找9×39和4.6的弹药?就算靠空投满足补给问题,这种口径的弹壳也过于高调了……不说这个,弹匣呢?”

“你知道你给我的那些材料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我的三处主管反情报,你应该去找六处的拉迪米尔·巴夫洛维奇·戈卢别夫。”

“啊,拉迪米尔,那头乌克兰大白猪,我要是去找他的话现在还在填申请表呢,‘您是哪个部门的?外勤部门特工请填36-B1号表格,等等,您说您是中国分部的雇员,那应当填9-L4号申请单,您是公办还是私人事务,忘了之前那些表吧,我这就去给您拿сука38-блядь250号套表’。”

“李,我们没必要把时间花在互相打哈哈装傻上。”

“我刚刚给你的还能算兄弟单位间的情报交流,如果真把中分外勤在俄罗斯的安全屋和情报网供出来了那我就彻底没退路了。”

“你以为那些东西我不知道吗?李,我更关心的是你为什么说自己‘彻底没有退路’,中分发生了什么逼得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资深特工跑来邻国分部要求内卫部门提供保护,为此不惜出卖本分部的情报?”

“前段时间,乌克兰那边有两名中国分部所属的外勤特工与一支本应该和他们接头的小分队发生了交火,还把小绿人们扯了进来,最后演变成了牵扯整个东乌的大乱斗——我的消息是这样,具体什么样?”藏锋伸手指了指混凝土天花板,“老天才知道。”

“物伤其类?”

“不是,是那支挨千刀的小分队来自他妈的MTF,出动机动特遣队就为了俩人?问了一圈我也没问出来当时的细节。我本不应当管这种闲事,但是在西亚的其他中分特工也相继断了联系,毫无征兆的那种,我自己在内网的权限也越来越低,授权证书还是四级,但是我指望从内网上获取消息还不如直接去看中国的新闻联播,最后一次信息更新还是两个月前,唯一的更新内容是一个叫周见深的家伙主持召开了中国分部不知道第几次雷达通信电子战学会年会。”藏锋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列昂尼德听完后却什么也没评论,只是递过来一个格洛克弹匣和一罐魔爪,特工装好弹匣,拉开易拉罐喝了一口,“我这算入伙了?”

列昂尼德点点头:“我有一个猜想,需要你帮我验证一下。”

“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