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到了存在的意义
评分: +3+x
         爱

   我是个自闭症患者,至少认识我的人眼中是这样的。我嘲笑他们的无知,肆意摧残着我房
间内的一切,想象中劈头盖脸的咒骂却换来令人作呕的怜悯。医生拥抱着我,我亲爱的同学们
在老师的指导下也纷纷投来令人反感的目光,一切在他们看来都他妈好极了,太阳温暖着全世
界。这就是他们口中的爱吗?哦,操他妈的。人类快消失吧操。

   自小我便在记忆力方面天赋异禀,哈,可能这在你看来非常荒诞,不过事实就是如此。我
能够记住一切事情,我的“父亲”似乎认为他对我小时候做的那些事情我全然不知,但是我知道的,
总有一天我要把他的

“离考试结束还有半小时,请同学们认真校对。”

广播嘈杂且刺耳的声音迫使蒂娜放过了她手里那张遭到蹂躏的草稿纸,经过短暂的思索后,她重新在作文标题上写下那个空洞且虚伪的爱字,将那些就连她自己都从未有过的快乐用一支笔一一描述在答题卡上。

“爱啊,它真的存在吗。”她自嘲地喃喃着,随后把那份如同不是自己写的作文提交上了。

“诶,蒂娜,这次考得怎么样。不说话吗?果然学霸的思维最让人难懂啊。”蒂娜的同桌依旧用着那些简单的词汇交织成的话,她的大嗓门以及说话所迸发出的唾液都让蒂娜恶心不已。蒂娜只是摆手收好书包便急着跑回家。

考试改革对于蒂娜唯一的好处便是不用听着同学们似有排练过的夸赞,她可以直接从网上来看成绩。她清楚老师认为夸赞疗法对于自闭症的治疗有帮助,所以不留余力的将她身上极其微小的优点无限放大。之前她确实一直享受着沐浴在荣光下,但在用社交软件时无意发现自己班群的聊天记录后对这种行为感到恶心不已,她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晚饭的时间是充裕的,但蒂娜并无心思去细品母亲的可口饭菜,在察觉到继父的眼神后她厌恶地将她的视线对去。
她皱着眉头不爽扒了几下饭,母亲见状轻轻地安抚着她,试图通过问她饭菜如何转移她的注意力。蒂娜将饭碗摔在桌上后只留下惊愕的母亲以及不屑的“父亲”,跑入房内锁上了门,脑子里只剩下继父那个恶心的眼神,胃内翻江倒海,再几次差点吐出后硬逼着自己重新咽下去。她不理解为什么母亲会和这个男人结婚。

母亲的脚步声在寂静中显得异常明显,她轻敲门后小心地询问蒂娜的情况,良久一直没有回复:“啊,孩子,在听吗?”

蒂娜躺在床上,没有做声,空气中只剩母亲重重的叹息声。蒂娜将一切抛去后陷入睡眠内。

由于睡得过早,天还未亮蒂娜便起床了。一般这个时间的继父还在沉睡,母亲正蹑手蹑脚做着早餐的准备,但在蒂娜开房门后却没有见到母亲熟悉的面庞,反倒是一丛黑花堵住了蒂娜打开她的房门。不知为何,蒂娜从看见它的第一秒便被深深迷住了。她轻捧花盆,返回房间内,重新上锁后将它放在了桌面上。

黑色气体从花苞内钻出,原本虚无的雾变为了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状,她眉间的柔情,眼神内所含的娇媚,恰到好处的鼻子,小巧的嘴巴,以及那坚挺的乳房都如同不像会在世间存在的一样。黑雾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奇怪的是,蒂娜并不怀疑她的存在,亦或者叫,一见钟情。仿佛不受重力影响,它飘在空中,用“脚”轻着地,似乎张嘴说了些什么,但蒂娜却没听到,她只是欣赏着那个黑雾极致的美貌,直到它重新钻入花朵内,蒂娜才回神。她小心地抚摸着花瓣,凑近鼻子贪婪地享受着花香,在反复深吸气过后肚子的饥饿感来临。啊对了,她昨晚没吃完饭。片刻后,她决定去外面看看母亲在干嘛。

寂静,莫名的寂静。母亲和“父亲”的房门半掩着,这使得蒂娜可以之间望入内,并没有人。她疑心着出了门。哈,他们出去上班了?这让她非常难堪,她不想出门一步。极其勉强地穿好鞋蒂娜下了楼,新鲜的口气直入鼻腔让她咳嗽起来。抬头却发现街道上没有任何人,怎么回事?蒂娜张望着四周,不过她并不害怕,相反,她一直以来都希望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存在,这样的氛围好极了。如同初生,她久违的感觉到自身的活力。不过,今天是不是过于安静了,发生了什么,连超市内那群时不时盯着人的售货员都不在了。她挑选了些面包后留下一些零钱重新踏向回家的路。

钥匙插入钥匙孔内,蒂娜推开了房门。母亲那熟悉的“欢迎回来”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传入她的耳朵内。不过这样正好,她可以在家中尽情独自一人发泄了。她换好拖鞋后便快速奔向房间内,她实在想要每分每秒都看着那丛花。蒂娜反复观察着那花,甚至忍不住想亲上去。黑雾再次从花苞内出来,不过这次的它变得更加美丽,说不上哪里有变化,却再次吸引着蒂娜。

“我好想,拥抱您。”蒂娜颤声着,她太害怕被拒绝了。

黑雾的“食指”附上蒂娜的唇,并未多言,双手张开抱住蒂娜。它身上的香,勾着蒂娜的魂,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是为了与它在一起而出生的。

你将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我的美丽的可人。

恍惚间,蒂娜仿佛听到了它说话,她没有当真,只要有了这个黑雾,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抛弃了。她想。良久,黑雾才消失,而蒂娜也从恍惚中清醒。她咽下几个面包打开电脑准备查成绩,却发现网络异常。“该死的,不会吧。”蒂娜懊恼着摔着鼠标,将手边的玻璃杯砸了下去。与之同时的,门外传来男性尖叫的声音,好奇心驱使着蒂娜走出房间。她只看到,继父正躺在地上,眼睛已被挖出,而他的下半身不断的流着血。

蒂娜被眼前的场景吓到。她尖叫着,跑回了房间内,锁好门后全身依靠在门上。她真的吓到了,尽管自己讨厌继父甚至想要杀了他但是——

别装了,可人,这个世界是为了你的理想而创造的。

黑雾不知何时出现,它搭上蒂娜肩上,蒂娜第一次对这个美丽的东西感到害怕。

“不是的!我不是这样想的……”“他多么的恶心啊,甚至侵犯了你。”蒂娜惊恐地跑开了,她试图通过挥手让这个黑雾散去,最终确实徒劳。

别啊,你明明那么喜欢我,我只是帮你完成了复仇而已……”黑雾伤心着,随后从人形转换为单纯的团状雾,将蒂娜包裹起来。“这只是实现你愿望的一点小报酬,可人。而且你也爱这我,对吗?”蒂娜惊恐着,不停地逃脱,最终却与黑雾融为一体。

桌上的黑色曼陀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多了一朵。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