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扭曲能力者的正确猎杀方式
评分: +92+x

现在是深夜十一点半多,是大部分人都在睡觉的时间,但却有一个人还清醒着。

在这万籁俱静的环境里,衬着那灯光,中年男子正在奋笔疾书着什么东西,认识他的人可能会觉得他兢兢业业,都这么晚了还在处理工作上的各项行政文件,但是如果他们仔细看到他真正在书写的内容,那么可能所有人都会立刻选择报警。

潦草的笔记上写满了各种不堪入目的幻想,针对女人的、针对男人的、针对女孩的、针对男孩的,肢体截取、性器虐待、硫酸灌脑、天顶开孔,那小小的笔记本中充满了所有你想象得到的恐怖内容,也充满了你根本想象不到的恐怖内容,而更恐怖的是,只要这个男人想,那么他就可以随时这么做。

他就是有这种能力的人,只要他运用自己的这股能力,不管是哪个男人都会开心的跪着把全财产奉上,不管哪个女人都会立刻抛夫弃子的将双腿分开任他蹂躏,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

“老大那个怂货,不就是听说有蟑螂盯上我们了吗?”

男人小声嘀咕着,但是他的身体却很诚实的遵守着这个老大的指示暂时没有再犯事情,因为即使他们这类人有多么的强大,即使多不情愿也不能不否认一点,虽然可能性极其之小,但是……

只要方法对,他们也会死。

不过这种禁欲的日子也要结束了,老大已经想到办法对付那个特殊的蟑螂了,现在自己也在听从老大的意思看管着“财产”,而且老大说了,只要今天一过这个屋子里的男女我想怎么样都……

男人看了看还有不到十分钟就到第二天的挂钟,又看了看笔记本,脸上不禁露出一个渗人的微笑。就在他沉浸在自己的妄想中时,男人猛地转过身看向门口,门还是关着的,周围环境也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男人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

“滚出来。”

随着男人阴冷又愤怒的低吼,一个黑影从书架后面慢慢走了出来。平平无奇的外貌,除了胸口那颗白玉挂坠在纯黑的着装下有些显眼外,这个男人没有一点点出彩的地方。能从这样的角落里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男人瞬间就知道这个男人是来做什么的。

他就是那只特殊的蟑螂,被蟑螂们选出来屠神的牺牲品,看着这样的他,男人没有感觉到面对天敌的紧张,也没有任何直面死亡的恐惧,只有强忍不住的笑意和嘲讽。

这是干什么?这是什么中二的展开,你以为自己是英雄吗?像电影小说里一样被反派叫一声就听话的露出头,主角还会嚣张的和反派说一些大道理,撂下些狠话然后反派还干脆利索的让主角回去准备大决战了,哈哈哈。

现实哪儿那么容易。

现实关键词:眼前站着的男子

现实扭曲产物:眼前站着的男子,双腿骨折,双臂向后逆转280度,眼球脱离眼眶,痛苦万分但是依旧存活

刹那间,眼前男子的四肢和面庞就好像橡皮泥一样,如男子所想的方式一般扭曲变化了起来,一秒钟都不到,眼前男子的形体就可悲的不成人形,但是事态却超出了男人的预料之外。他用这个办法折磨蹂躏了无数人,每个人的表情虽然千姿百态,但都无比痛苦,他也从这种痛苦中收获无数快乐,但是这次却不同。

即使身体被扭曲成了这幅样子,眼前的男人除了脱离了眼眶的眼球耷拉在脸上外,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的死寂笼罩了男人,那一瞬间,他居然慌了,而就在那一瞬间……

“滋啦”

好像是裁纸的声音,男人感觉到脑后面有微风吹过,虽然只是一缕微风,但却足以吹散夏天的炎炎燥热。啊,好舒服,男人虽然有一丝丝的违和感,但身体却不由得向前倒去,沉睡在那微暖的夏日微风之中。

“咚”

男人肥硕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地上,他后颈惨不忍睹的血肉模糊,而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上,本应是他后颈肉一部分的肉块和一部分脊椎骨诡异的飘在空中。此时模模糊糊的人影逐渐显现,关闭了自身战术迷彩的果冻鱼特工手持那部分血骨出现在男人的身后。

他丢掉血骨,脱去左手特制的咬合力金属手套,按了按胸口的挂坠。被现实扭曲者扭曲的不成人样的自己立刻消失了。在走到书架后面收回了全息投影的摄像头后,他再次走到了那具现实扭曲者的尸体前。

异常项目收容研究组织SCP基金会,为了对收容的异常项目进行研究、维护创立了无数的特遣队,其中一些队伍虽然也会加入这些日常收容的任务,但他们的主要工作却不在于此。

其中Area-CN-42中被称为“海洋生物”的一部分鱼特工们就有着特殊的使命。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些神话传说中的神明都是恶人要怎么办?色欲大开的宙斯要抢走你的恋人该怎么办?当无法拒绝的最高意志只是为了玩乐,嘲笑般的命令你杀死自己的血亲时你该怎么做?当然,如果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你还没死,并且有相关手段可以接触到基金会的话,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一个电话,然后有着黑色鳞片的鱼儿就会回应你的哭诉。

他们会布下陷阱、思维诱导、分散注意、使其迷惑的瞬间用最快的方式让其失去意识的死亡。虽然途中可能会失去肢体、遭受苦痛、尊严被践踏、心爱之物被蹂躏,但都没关系,只要有一条命在他们就都不会放弃。

以凡人之躯去屠戮肆意妄为的神明,在基金会的内部他们被称为“现实扭曲能力者处刑官”,但由于这个名字有点长又有点绕口,再加上其特殊的任务交付方式,更多人愿意用简称称呼他们,他们……

至此果冻鱼的工作完成了一大半,除了之后要填写的处刑报告外只剩下了收尾工作,只见他面无表情的抽出自己的黑色匕首,割下了那具尸体的首级。

……也被称为“猎颅”。


“现实扭曲者的猎杀方式虽然有部分书籍可以参考,但我希望你不要过于依赖这些书本知识。”

夕阳西下的十字路口边,女人和少女各端着一杯咖啡依靠在防护栏边交流着。旁人眼中他们可能是母女,也可能是姐妹,但对匆匆路过的他们来讲怎么都好,他们都是与自己无关,在身边擦肩而过的无所谓的人。

如果他们知道她们的关系,估计会吓一大跳吧。

“就比如斯宾塞先生所创作的《绿色意志》这本书,虽然的确涵盖了你所需要的一切与现实扭曲者相关的知识,但第三章的「现实扭曲者的身体结构」中所描写的,「虽然现实扭曲者的能力是无法想象的强大,他们仍然拥有普通人类的身体结构」,这句话就严重误导了读者。”

女人拿走了少女手中封面是《三年高考五年模拟》的《绿色意志》,将其翻到指定的章节指着那段话说道。

“这句话就好像是在说,只要将只用一秒的反应时间内杀死一个人的方法如法炮制就能轻松杀死现实扭曲者。很多外行人选择用大口径狙击枪、坦克主炮甚至小型核弹去对付一些高级别的现实扭曲者,但是这些人都没能活到现在,梨花。重复我之前教过你的1990年的路易斯维尔现实扭曲者暴动事件。”

少女将书合上,稍作犹豫的张了张嘴。

数年前的1990年、美国路易斯维尔州,全球超自然联盟(GOC)收到当地政府的委托希望处决一名白人女子——纯种现实扭曲者——斯卡莉・维克多利亚,在这方面没有丰富经验的联盟轻率地选择了这次处决的执行方式——即使用特殊大孔径狙击步枪。

枪械和子弹都经过精心选择和维护,狙击手的技术也毋庸置疑,风向天气都堪称完美,三发从不同角度射来的子弹正中斯卡莉的脑袋,但是可笑的事情却发生了——那本可以在三米厚的钢筋水凝土直直地钻出一道10厘米半径的23毫米子弹,就好像BB枪子弹打在墙上一样可笑的弹走了,而在针对现实扭曲者的猎杀过程中,一击不中的后果就绝对是死亡。

意识到威胁的但又找不到对手的斯卡莉在下一秒蒸发掉了半径2英里内的一切生命。

“对,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无比谨慎的斯卡莉在日常生活中也持续扭曲着自己的现实状态,将自己的身体保持在了一种难以破坏的状态。”

“之后GOC启动了在附近的现实扭曲稳定装置,但是为什么还是陷入了苦战?”

“因为GOC启动了能压制二级现实扭曲者的装置,可斯卡莉是三级。”

女人点点头,事后虽然GOC还是启动了压制三级现实扭曲能力者的装置,但是由于斯卡莉的身体仍然惯性的保持了一点时间的不可破坏状态,即使丧失了现实扭曲能力的她仍然是难以战胜的。

不光处决她当时费了一番劲,甚至整个事故在近几年都成了GOC在异常界的一大丑闻和笑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和你讲的,千万不要用人类常识去理解现实扭曲者,他们的感官、身体素质可能已经被他们扭曲成了与人类完全不同的状态,但你也别太担心的认为现扭都是那种成会飞、眼睛会放激光的漫画人物,当然也有这样尝试的人,不过他们全都被自己的现实扭曲能力扭曲成了没有意识,形态能力各异的肉瘤,作为基金会来说收容处决这样没有智慧的怪物反而倒比对付有智慧的常态现扭容易得多。”

女人拿出一个小小的全息投影装置。

“你要记住,现扭通常会常态的将自己保持在两个状态,眼观四路和不可破坏。不局限于视野盲区,他们能感知到360°身边的一切动态,所以对付他们需要用分散注意力的方式设下陷阱。”

按下开关,一个和女人一样的立体投影就打在两人对面的墙上。她仿佛一个真人一般和她一样拿着一杯咖啡靠在墙上,除非你靠近触摸,不然任谁看到都会觉得那是一个真人。

“现扭会察觉到你靠近了,但是如果你隐藏的好,他们无法观察到你的实际位置,在这个时候亮出这个投影他们的注意力就会全部集中在它的身上。”

女人操纵手中的设备,投影的身形逐渐扭曲,变成了少女看一眼就觉得痛苦的形态。

“现扭的能力只会影响到他们实际认识到的东西,也就是这个投影,但当他们发现这个投影无论如何折磨都不会死的时候,他们本能的会感到好奇、慌张甚至是恐惧,而这个时候他们用来维护身体强度的能力会被分散,在这个时候就是杀死他们最好的时机,但是要记住一秒原则。”

女人用手依次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各个要害,最后停在了后颈的部分。

“现扭就算是身受重伤也能立刻用能力恢复,即使是意识朦胧也不行,因为人类都有求生本能,也就是说只要他们不想死就一定不会死。所以一定要在一秒之内完成整个击杀过程,不能让他们有让自己活着的念头,甚至不能让他们的求生本能有机会发动,最好的方法就是拿走连接脑部的脊椎骨。”

看着少女一脸思索的摸着自己的后颈,女人看了看手表,已经很晚了。

“当然,最王道的方法就是用现实扭曲稳定装置压制他们的现实扭曲能力,但是别说能压制四级能力以上现实扭曲者的装置,就算是压制三级以上能力的装置都不是很多,至少在这个乡下是肯定没有的。”

她自嘲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些龟裂的路面,没多少生气且稀少的店铺,已经是接近下班的时间段了,但是周围却还是没有多少人。

“所以,这次处决四级现实扭曲能力者的任务就落在了我们的头上,乱世村的小丫头。”


乱世村——收留叛徒、罪犯的村落兼各个异常组织从事秘密交易的黑市场所,在各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设立相应的区域,虽然由于其毫不避讳的接收着从各个地方逃跑的叛徒,在之前和基金会等大型组织之间持续了一场长达数年,被称为“悠久之战”的战争,但现在总算是达成了和平协议,各地的乱世村都慢慢和平和稳定了下来。

但战争的影响却无法消除,其中的一个影响就是产生了一定量的孤儿。而更悲惨的是乱世村并不像外边世界那样有政府的补助或者孤儿院这样的福利机构,虽然有管理层存在,但更多程度上就只是管事的。直白地说,虽然不是各地的乱世村都是这样,但是起码在梨花所在的乱世村里,失去了双亲的孩童除了靠着父母留下的一点琐碎钱财过日外没有更多的援助,但是在这样复杂的社会环境下,没有成人的保护又如何保护的了自己的资产呢?

所以,那些孤儿逐渐被夺走了家园,夺走了财产,当意识过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衣衫褴褛的裹着废纸箱在街边乞讨了。说是孤儿,其实更像是乞丐。

梨花并不是因为这场战争而失去的双亲,在她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是一个流窜在街头巷尾靠着小零工、偷鸡摸狗和他人施舍才能活下来的小女孩了。但也许就是这样,她才没办法对这些小小年纪就失去父母的孩子们熟视无睹吧。

她一点一点聚集起来这些孤儿,教导他们生存的技巧,靠着一点点的积累和相互的扶持,这些可怜的孩子逐渐的在这乱世村里也有了自己的生存方式。也许是成年人对小孩子们特有的毫无防备,在打零工的时候总会有各种信息流入他们的耳朵里,又由于他们身材渺小,所以经常能在成年人看不到的地方收集到各类情报。

就像福尔摩斯的小侦探团一样,小小的孤儿们凝聚在一起相互扶持,终于勉强地能在这个乱世村里苟活着。但终究只是苟活,没有法律保护,没有成年人的保护,他们的零工拿不到薪水或是几块烂面包打发了事都是常有的事情,也没办法在安全的地方存下钱,更别说拥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唯一可以称得上为“家”的地方是各个街边巷尾的小角落,靠着暖气管的话倒是能熬过寒冬。只是为了警惕那些对小孩子有特殊癖好的变态,就算是睡觉也至少要有一个人在晚上站岗,而其余人也只能裹着废纸箱睡觉。

他们曾经无数次畅想过以后的梦想,琥珀想要一个永远吃不完的巧克力蛋糕,翡翠想要一个干净的床单和柔软的被窝,虎晴想要一个大大的浴缸和永远用不完的热水,玛瑙则是想要一个充满快乐动画片的电视,哪怕是黑白的也可以,但对梨花来说,如果可以的话,想要给自己和这些孩子们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家园。

而实现这个梦想的机会终于来了。

在一次外出时,梨花遇到了那个女人。她一身的黑色,甚至连胸口挂着的挂坠都是黑曜石,她稍微摘下一点墨镜,饶有兴致的看着梨花。

“我想雇佣你帮我做事,会保证给你一定的报酬和支付定金。”

她是SCP基金会的特工,是曾经和乱世村交战的大型组织之一,而且自称是黑曜鱼,应该是那个鱼特工之一,在乱世村里也是骇人听闻的存在,虽然梨花也只是听琥珀说过一些传闻,但据说他们会吃小孩。

但她实在是给的太多了,梨花看着定金,心中想着自己从没忘记过的梦想,只要能达成这个目的,她什么事都愿意做。

哪怕是把灵魂卖给吃小孩的恶魔。


狩猎现实扭曲能力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此次的目标又是被分类为四级的现实扭曲能力者,对于黑曜鱼特工来说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但虽说是前所未有,固定流程还是那个流程,而不管是对于情报的手机还是对目标对象的追踪,还是十几岁并且担任乱世村情报屋的梨花来说都是很容易的事情。

今天的黑曜鱼特工也在那个夕阳西下的十字路口和梨花交流着情报,多亏了梨花的努力,黑曜鱼对目标对象的生活习性和性格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最重要的是今天梨花带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一直龟缩在乱世村的目标对象在明天晚上会离开乱世村,到市里的某酒吧包厢去好好娱乐一番。

“那看来明天晚上就是决胜负的时候了。”

黑曜鱼在确认了信息的真实性后,不知是否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脸色总觉得凝重了一些。她将剩下的钱和梨花结算清楚后,本想就这么转身离开,但是衣角却被什么人攥住了。黑曜鱼回过头看着梨花,后者则是一直低着头,一只手攥着自己的衣服,而另一只手则是紧紧握着自己给她的那本《绿色意志》。

“我看了这本书以后,终于知道现实扭曲者到底是什么了。”

“……不,如果你只是看了那本书,没有实际接触过他们的话,你是绝对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的。”

黑曜鱼叹了一口气,她自然知道梨花这样做是为了什么。黑曜鱼特工在这段时间也教会了她不少知识,虽然只是工作伙伴的关系,但对根本没有感受过多少成年人陪伴和保护的梨花来说,黑曜鱼可能是为数不多能够温柔对待梨花的大人了。

“至少……至少多带一些人……”

“对付现实扭曲者需要的人越少越好,一个人是最好的,人越少暴露的可能就越少,而且即使出事也只是死掉我一个人而已。”

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黑曜鱼自嘲般的笑了起来。梨花眼睛红红的,她有肩膀上的衣服蹭了蹭眼角,但是攥着黑曜鱼的衣角还是不肯松手。

“那别去了好吗?虽然我不知道如果你放弃任务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但黑曜鱼姐姐你可以……你可以躲在别的乱世村的,只要不是这种穷乡僻壤的都可以……”

“哦哦,很好啊,梨花,你这声姐姐叫的很好听哦~”

黑曜鱼特工摸了摸梨花的脑袋,用手帕擦了擦她的眼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但是不行,小梨花,姐姐我有不得不呆在基金会的理由。”

黑曜鱼轻轻地将梨花的手从衣角上拽开,好像一个姐姐看着妹妹一样蹲了下来。

“梨花,其实关于现实扭曲能力者的事情还有好多好多你不知道,有你不知道的糟糕的事情,也有你不知道的好玩的事情。虽然那本书和我都把他们称为拥有强大力量的怪物,但他们在能力觉醒前也都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可觉醒能力后无不本性暴露、丑态百出。说白了,剥去了那层现实扭曲能力的外壳,他们也就是一群没有底线的差劲人类,只能凭着现实扭曲能力作威作福罢了,他们……其实很弱小”

“和不依靠现实扭曲能力,努力在这个世界挣扎的我们相比,懦弱卑微的太多了。”

黑色的眼睛看着黑色的眼睛,黑曜鱼温柔地说道。

“明晚工作结束后,有机会带我去参观一下你的孩子们和新家吧,到时候,记得把手帕洗干净还给我哦。”

她最后摸了摸梨花的脑袋,笑着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今晚会是决战,黑曜鱼一大早就来到酒吧包厢熟悉场地和布置陷阱,时间比想象中过得还要快,几个小时就好像几十分钟一样一晃就过去了,没过一会儿目标人物和他的一个保镖就醉醺醺的出现在包厢里。

黑曜鱼看不清楚那个保镖的样子,但是她能确定那不是另一个绿型,事先滴在右眼中的异常人形分辨药水清晰地看到目标男性身上散发着的绿色生命形态粒子,但是身边的那个保镖却完全没有反应。

“谁啊,这里不是都被我包了吗?!!”

看着眼前呈现出的全息投影,目标男子想都没想的怒吼起来,虽说是怒吼,但是他的脸上却洋溢出了一股子诡异又暧昧的微笑。黑曜鱼眼中围绕在他身边的绿色粒子瞬间耀眼了起来,这说明他发动了现实扭曲能力。可是他的目光却没有看向那虚假的全息投影,而是狡猾的看向已经开启迷彩的黑曜鱼所在的位置。黑曜鱼的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

果然被发现了,双腿无法移动,迷彩消失了……

“你看到这个了吗?”

那现实扭曲能力者保持着那渗人的微笑,他指了指已经被扭曲的不像样子的全息投影。

“之后的你会比那个还要惨哦。”

而在这个时候,男人的保镖却抢先动手了,他快步的冲到黑曜鱼的身前,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前,一把钢刀就直直的插在了黑曜鱼的心脏上。虽然在这个昏暗的环境里,对方还带着薄黑的面纱,但是在他给了黑曜鱼致命一刀的时候,她还是看清楚了这个保镖的样貌。

“梨花……”

看着黑曜鱼一脸惊恐地倒下,男人不满的哼了一声,随即厉声对着梨花呵斥道。

“你丫在做什么,为什么把她杀死了,死了还有什么乐趣!!!”

他猛地一脚将梨花踹倒,本想对这个擅自破坏了自己乐子的小丫头进一步施虐,但她试图爬向黑曜鱼尸体身边的时候,还是将施虐的兴致暂且放下,饶有兴趣的观察起了梨花。

“动手了,自己还是动手了……”

梨花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慢慢地爬到黑曜鱼身边,那把钢刀毫无疑问的插在了黑曜鱼的心脏处,这个场景再一次提醒了梨花,这不是梦。

她所在的乱世村虽然在表面上看起来很平和,但是实际上在黑曜鱼来之前,这里就已经被这个现实扭曲能力者控制住了,但至少最开始梨花她们并没有遭到太残酷的对待。原因倒不是因为那个男人心善,而是对于底层得不能再底层的梨花她们来说,甚至连“对她们残酷对待”的这个事情都不值得浪费他的时间。

但某一天却不同了,当梨花带着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回到藏身地时,琥珀、虎晴、琉璃、翡翠她们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孩子们被带到了他指定的地方,但是仿佛是知道基金会会派人来一样,梨花被要挟着接近任何进入这个乱世村的基金会特工,而当她真的看到黑曜鱼的时候,她却愣住了。事情比她想的要顺利,就在她还在迟疑如何接近这个女人时,她却主动地向自己搭话了。

“我想雇佣你帮我做事,会保证给你一定的报酬和支付定金。”

她同意了,在向黑曜鱼提供信息的同时,她又将一切的对话录了下来交给了那个男人。

她当然有迟疑,有犹豫,但是又能怎么样呢?在孩子们眼中她可能是一个温柔可靠的大姐姐,但是其实她就只是一个没人要的乞丐女孩罢了。她知道,她比自己想象的要无力的多。如此一个无力的女人,又如何能和现实扭曲能力者抗衡呢。

所以她无数次的想要让自己狠下决心,无数次的告诉自己黑曜鱼只是一个自己素未相识的外人,自己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保护相信着自己的孩子们,她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建一间能够遮风挡雨的屋子,可能小也可能简陋,但是她和孩子们会在一起。

哪怕是把灵魂卖给吃小孩的恶魔……可她却无法真正的狠下心肠,不光是因为这几天的接触让她渐渐打开了心扉,而是她本身就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所以她虽然没办法直接点破,但还是希望黑曜鱼能够放弃这个任务,最好逃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

而到最后的最后,她还是无法把如此温柔的一个人引导向地狱,黑曜鱼姐姐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女性,她知道这样的女人落在他们手里会是什么下场。她知道如果自己杀了黑曜鱼姐姐,自己作为这个玩具的替代品不知道又会受到怎么样的折磨,但这样就好了,她希望这个温柔强大的姐姐能够带着尊严的离开。

胸中的强烈情感好似决堤一般的喷涌了出来,但表面上梨花只是眼眶一红,她默默地拿出了黑曜鱼给她的手帕擦了擦眼睛。她却没能哭出来,至少没能痛哭出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痛痛快快的哭泣过了。

或许在很久以前,梨花就已经坏掉了。


男人看着梨花的表情,心中大感无趣。

“你还是这个表情啊,哭不出来吗?”

他坐回沙发上,满不在乎的翘着二郎腿,但是视线却没有离开过梨花的身上。

“你记不记得,当你发现小崽子们不见的时候,你来找我们的第一天晚上发生了什么,那时候你和大家玩得多愉快啊,真好呢,因为有这股能力在,不管怎么玩你只要是不死就总会恢复过来。”

梨花听到这句话身子一抖,男人看到这个反应很满意,但是还是不够。

“但是这个能力也有它的缺点,它把一切变得太简单了,就像……就像以前看毛片一样。刚开始可能你看到有各种种类的玩法,但是当你看久了用久了就会觉得它们也就那样。所以在那天晚上我就在想,怎么能让你放声大哭起来呢?”

“当然我可以用能力让你哭到脱水,但这样太简单了。在进这个房间后立刻用这种能力杀死这种蟑螂也好,让你痛哭一场也好都太简单了。尤其在听到你和这个蟑螂的最后一场对话,她说我离开了这种力量后就是懦弱卑微的人后更加坚定了我的一个信念,我就算不用这股力量也能杀了这个蟑螂,甚至不用我亲自动手。”

他狞笑着走到梨花身边,像拎着一只兔子一样将她从尸体身边拖走,无情的把她丢到了墙角。

“就算不用这个力量,仅凭智慧我也能让你大声的嚎啕大哭出来,用你最最宝贵的小崽子。”

听到这句话,本来一直在低头沉默的梨花猛地抬起头来,她惊恐地看着男人,对方则回复给她一个与惊恐一词完全相反的笑容。他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零点一刻。

“过去十五分钟了啊,那想必应该已经一个人不剩了,不过女孩子可能现在暂时还活着一两个,但估计也快了,毕竟我告诉他今天一过就可以放开胆子玩,但是他可能根本忍不到现在呢。”

“但……但是你答……答应过……”

“是,我用我的智慧骗了你,答应过不遵守又如何呢?约定这种东西你觉得我有必要遵守吗?”

男人期待的看着梨花,希望她立刻崩溃的嚎啕大哭出来,但是似乎这个刺激对于梨花过于激烈了,她不断小声嘟囔着“骗人……骗人”,身体好像漏了气的皮球一样憋在了墙角,男人看着期待无果后,不满的砸了一下嘴唇。

“啊啊啊,刺激过度了吗,看来只能把她带回去,让她亲眼看到那些崽子的……”

“你的这些话语,不足以证明我的话是正确的吗?懦弱且卑微的小人哦”

本不应存在在这个世界里的声音在男人的身后响起,他猛地一回头,那本应死去的高挑死神就站在他的身后。

“你这……”

还没等男人说完,戴着金属拳套的拳头猛地招呼了过来,那不可一世的男人瞬间便飞向了房间的另一头。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没死……”

被揍飞的男人慌张地思索着,一股好久没有过的恐怖袭上心头,眼前正发生着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是全息投影吗?不对不对,那把刀确确实实的插在那个女人的心脏位置。男人鼓起勇气看向黑曜鱼,后者依旧缓慢地靠近着男人,而那把刀确确实实地插在她的左胸上。

现在可不是什么用不用能力的时候了,就算稍微过分一点也好,自己绝对不能死在这里。虽然男人这么想着,但是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明明自己是按照原来一样的感觉去操纵现实扭曲能力的,但是如今却一点用都没有。

“怎么,萎了对吗?发动不了能力了对吗?我都看得见的,小人。”

“为……为什么……”

“还能是为什么,你不是听了我和小梨花的全部对话吗?是最王道的做法啦。”

看着眼前男人惊慌失措的样子,黑曜鱼笑着继续说道。

“是现实扭曲稳定锚,已经在发动状态下了。”

不能理解的事情增加了,男人震惊的不能自语,不对啊,这和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完全不一致,现实稳定什么什么的,似乎是能够压制自己能力的装置,但是他听说在这个城市里没有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这个城市里没有能管得了你的现实稳定装置对吗?但你动动你那没用的小脑袋想一想,这事儿是从谁那里知道的?”

……啊!!

“当然,最王道的方法就是用现实扭曲稳定装置压制他们的现实扭曲能力,但是别说能压制四级能力以上现实扭曲者的装置,就算是压制三级以上能力的装置都不是很多,至少在这个乡下是肯定没有的。”

“不光如此,你再想想,本来如果你进到这个房间里,立刻用现实扭曲能力抹杀掉我的话今晚本就是你大获全胜了,为什么,你没有直接用啊?”

“当然我可以用能力让你哭到脱水,但这样太简单了。在进这个房间后立刻用这种能力杀死这种蟑螂也好,让你痛哭一场也好都太简单了。尤其在听到你和这个蟑螂的最后一场对话,她说我离开了这种力量后就是懦弱卑微的人后更加坚定了我的一个信念,我就算不用这股力量也能杀了这个蟑螂,甚至不用我亲自动手。”

看着男人恍然大悟的表情,黑曜鱼不禁觉得好笑,她猛地一脚踩在男人的肚子上,虽然穿着的是定制的军靴,但是脚踩和刚才将男人打飞的触感完全感觉这根本不是血肉之躯,看来四级的现扭就算能力不在,持续性扭曲的时间还是很长啊。

“梨花的事情,我其实早就知道这一切了,我的确曾经说过猎颅最好是一个人,但是这又没算上支援我们的后勤信息部队,你太小看基金会了。”

黑曜鱼从身后掏出一把好像锤子一样的武器,虽然设计上是普通的黑色把柄加上银色锤头,在男人现在的心理状态下,黑曜鱼拿出什么都显得格外诡异,他挣扎的想要逃出门外,但右脚却被什么东西绊住了。

“梨花,我和你说过现实扭曲者有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吧,这就是其中的一件事。他们大多数都痴迷于自己的强大能力,所以他们从心底里看不起我们,他们觉得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胜过他们,即使我们撒一些谎,布下一些陷阱他们也自认有足够的把握扭转乾坤,所以他们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特别的好骗。”

不知从哪里变出鞭子的黑曜鱼绊住了要逃跑的男人,随后将鞭子顺手一拉,男人就猛地被拉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你……你既然知道她在替我做事,那为什么……”

“你傻吗?如果我当即挑明了的话,还怎么一步一步的误导你。”

其实从事后的角度稍微想想就能明白很多违和的地方,比如明明有更好的情报机构,为什么要选择乱世村一个民间不能说是太靠谱的小乞丐团体。黑曜鱼和梨花明明只是工作关系,又何必告诉她那么多有关现实扭曲者猎杀的计划以及相关的信息呢?

一切都是通过梨花这个途径针对男人进行的诱导。

如果男人不知道“市内没有能够镇压自己的装置”,那他就会一直呆在自己的主场不敢出去。

如果男人没有被“弱小而卑微”这句话挑拨,自己可能会在进屋的时候就被抹杀掉。

但即使如此,一个四级现实扭曲能力者还是不容小窥,所以不能刚开始就开启稳定锚,得让他继续嚣张下去才行,得让他觉得一切顺利,让他确信自己的胜利不可动摇时才可以。

为此,黑曜鱼至少要“死”上一次才行。

诱导、迷惑、设计、牵制,黑曜鱼用自己的性命设下了陷阱,而他则毫不怀疑的踩了进去,她终于把他拉到了自己的领域。

不可一世的神明啊,你终于被我拽进凡间了……

“你的败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的无知。一个真正有魅力的女人,就算不在身边,就算没有见过一面,她也在无声的说着谎。”

黑曜鱼踩住还在挣扎的男人,抡圆了锤子砸向了他的后脑,但敲击声确实金属撞击一般的响声,不过这也在意料之内。

“铜墙铁壁啊,但是你没上过学吗?你把肉体改造成钢铁的话,我这么敲击你的脑壳,你大脑能受得了吗?”

“咕……”

黑曜鱼再次抬起手臂,接着又是一下子。男人在第一次敲击时就已经没办法说话了,虽然锤子砸不烂他的脑袋,但是每一次敲击都会从脑壳外部传来巨大的撞击声,整个大脑仿佛在地震一般的颤抖着。

第五下的时候,男人还能发出咕咕咕的嘀咕声。

第十下的时候,男人已经开始口吐白沫了。

第十九下的时候,男人已经失禁了。

第三十四下的时候,男人反射性会抽搐的双脚也慢慢地不再动弹了。

但是黑曜鱼依旧没有停下,仿佛不知疲倦一般的一下一下砸向男人的脑袋,虽然梨花已经进入了意识朦胧的状态,但是她依旧记得金属敲击的声音持续了很久很久……

最后以一声西瓜砸碎一般的响声画上了休止符。


之后的事情梨花不太清楚,也不在乎。她似乎看到黑曜鱼走向自己……不,好像又不是她,是一个满身鲜血的人走向了自己,左手拿着一个锤子,右手则是拎着一颗被砸烂的西瓜。

她就这样慢慢地走到自己面前,梨花本以为她要杀掉自己,但是她却只是像姐姐一般的蹲在自己身前,拿出了自己……不对,是她的手帕在梨花的眼角擦了擦。梨花能看到她的嘴唇一张一合,但是却没太听清她在说什么。

不是没听清,是不在乎。

梨花自从男人说出孩子们的结局后就变成了这样,她没有丝毫的怀疑,因为她见识过、体会过男人们的残暴,所以她知道……

不!!!!我不知道!!!!只要不去想就好了,只要不去想就没发生过,只要不去想,一切都没发生过。黑曜鱼姐姐还活着,大家也还活着,我也还活着,只要不去想,一切都还活着。

之后来了很多人,是和黑曜鱼姐姐一样的人,自己被搬了起来放在一个柔软的床上送了出去,再之后自己就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一间白色的房间,有房顶,有空调,有电视,甚至有着我以前梦寐以求的床垫和被子……但是是以前,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在想,只是呆滞地看着房间的一角,看到眼前一黑后再次转醒,然后继续这样呆滞的生活。

有很多人来看过我,他们嘴巴一张一合,他们的眼睛看向我的眼睛,他们抱起我,替我更换弄脏的衣服和床单。他们将餐品拿来,又将没动过的餐品端走,之后他们又拿来点滴扎到我的手臂里。

但我依旧是那个呆滞的我,那个不会哭的我,从眼前一黑到醒来,醒来又到眼前一黑,这样重复了三次后,她来了……

还是熟悉的墨镜,熟悉的黑曜石挂坠,那熟悉的语气,嘴巴依旧一张一合,但是之后……

“姐姐……”

那怯怯地声音,这是许久以来第一次,声音真真切切的传递到我的耳朵里。挪动以为早已经不会动的脑袋,我看向声音的源头。

一切有了颜色,一切有了味道。仿佛梦幻一般,那些孩子们就在那里,或许是他们的样子不再邋邋遢遢,身上的衣服也清洁整齐的原因,我竟第一时间没有把他们认出来,但没错,他们就在那里。

“琥珀……为什么……”

琥珀、虎晴、水晶、玛瑙、翡翠、琉璃、猫眼……视线从一个孩子到另一个孩子身上,心中担心害怕着会不会有一个孩子不在这里,但是没有。

孩子们都在,一个都没少。

“姐姐,梨花姐姐,你知道吗?这里的食堂超级大,里面有好多好多的巧克力蛋糕!!!”

“还有热水……可以洗热水澡!”

“还有电视机,有好多卡通片能看,是彩色的!!”

“床……床垫和被子也很暖和!!”

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和我说着在这里看到的一切,我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好痛!感觉也回来了。此时琉璃慢慢地走到我的身边,她用软软的小手摸了摸我掐过的脸。

“姐姐,在之前的那个地方呐,有很可怕的大叔……他们对姐姐做了不好的事情吧。”

琉璃看向琥珀。

“所以我们就想办法,让琥珀溜出去,去找她听说的那个鱼特工了……”

啊……说起来鱼特工们的事情第一次还是从琥珀那里听说的呢。

“然……然后,我们就写了一封信……拜托小鱼送走了,再之后……那个果冻鱼哥哥就来了……”

至此果冻鱼的工作完成了一大半,除了之后要填写的处刑报告外只剩下了收尾工作,只见他面无表情的抽出自己的黑色匕首,割下了那具尸体的首级。

“果冻鱼哥哥说,梨花姐姐和另一个鱼姐姐都在这里。他还要我们在这里上学,不能小偷小摸,放学要在食堂帮忙,但他们说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些的话,就可以留在这里了。”

“啊,那琥珀你们觉得好吗?留在这里好吗?”

好久没用过的声带发出哽咽的声音,明明并不痛苦,不知道为什么眼眶却红了,不痛苦也会想哭吗?

“嗯!!因为梨花姐姐也在这里!!姐姐……”

孩子们快乐的看着自己,七手八脚的用纸巾把我眼角流出的泪滴擦走了。

“我们终于在这个世界有一个家了!!!”

在那一刻,那个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哭泣的女孩子,仿佛要把生来积累的所有委屈和折磨一并发泄出来一般,第一次嚎啕大哭了出来。

但这一次,不再是因为痛苦,所以梨花可能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习惯这种感觉——这种她从没感受过的暖如春意的安全感,不过还好,她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能够去慢慢体会。


“果冻鱼特工。”

“黑曜鱼特工。”

黑曜鱼在将孩子们领到房间后就悄悄地退了出去,看到将孩子们带来的果冻鱼后打了个招呼。

“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救不了梨花。”

“没事,不过真是万幸,还好你心脏长在右边。”

“这可是淑女的秘密哦。”

黑曜鱼调皮地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她和果冻鱼再次看向屋内,看到痛哭着的梨花,她不禁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小梨花……

“果冻鱼,我突然想起曾经对梨花说过一句话,我说我有不得不呆在基金会的理由,但是其实不是不得不呆在这里……”

果冻鱼没有接过话茬,因为他感觉到两人心照不宣,并不是不得不留在基金会,而是想留在基金会

虽然会经历痛苦和恐惧,偶尔就有死神缠身,但他们知道,只要留在基金会就一定会看到这样的画面……

那足以温暖人心的姐妹重逢、手足团聚,受尽折磨的好人们从此过上安稳的生活……

在基金会,你总会看到你想看到的场面。

两个人没有挑明,因为同为猎颅,他们都是优秀的阴谋家和陷阱家,所以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被基金会设下的这个温柔陷阱套牢的真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