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学零叁肆 孽镜
评分: +18+x

志号
异学零叁肆

志类

纵使功德大过天,孽镜台前无善缘
隔世犹能追舊孽,教人何处匿昂藏


异学零叁肆,冥府之宝也,昔三阎罗所持之物。乃一方镜,广四尺,高五尺九寸,表里有明,人直来照之,影则倒见。

以手扪心而来,则见肠胃五脏,历然无碍。镜内出黑雾血字,罪逾重,雾逾浓,血字淋淋书其罪状。凡至镜前必显真容,虽老妖化形,仙术易容亦无用矣。

夏桀时,有臣乌曹1奉王命,与三阎罗斗“六博戏”2。三阎罗九战九负,尽墨。乌曹求宝,三阎罗虽悭吝不悦,奈何有约在前,锡此镜而回。

后□□年,帝俊携子金乌助汤伐夏。夏王桀持████召诸神迎战。三阎罗以俱灭,劫灭,殇灭之大威能湮天令,使诸神不得王旨,以泄输宝之忿也。

秦王政二十三年3,秦将王翦、蒙武遂破楚国,虏楚王负刍。掠寿春,尽得楚地珍宝。运此宝至咸阳,献于秦王。王因太后赵姬□□□□□之事,疑女子邪心。听闻女子有邪心者,则胆张心动。故以此镜照宫人,若有胆张心动者则杀之。

天宝十四年4十一月,娲皇教狍鸮5安绿山,帝江6史思明反。十二月,起魔殿7,至潼关。异学祭酒封常清,持异学零叁肆照之,明魔殿为何,尸兵几多,知反军底细详矣。故与主将高仙芝坚守不战。

天宝十五年8,遣哥舒翰守潼关,坚壁清野,死守不战。五月,上急令哥舒翰出兵,屡谏无用。无奈何,大恸而出,于灵宝受伏。敌以“鬼烟”困军,昏乎渺渺,不辨敌我,又前后夹击,将士皆乱。哥舒翰见大势已去,以异学零叁肆破鬼烟,携亲卫数百骑回关。又遭伏,是故异学零叁肆裂为三,余二不知何处矣。

嘉祐元年9十二月,太尉文曲10权知开封府。时太平已久,皇亲跋扈,国戚横行,自持身份,死不认罪。文曲悬孽镜于开封府正堂,凡罪行无不一一条列,铁面无私,不假人情。故民间尊之为“青天”,呼此镜为“明镜”。

天启七年11六月,宁锦之战大捷。按例,太尉破军12为主将,当重擢之。然,逆阉魏贼以异学零叁肆照之视上。黑烟如墨,血字如虹。盖太尉破军以▇▇▇▇异学捌玖伍兼率兵数年,杀戮所致。而上目不识丁,不知原委。魏贼进妖言,云罪臣不可高官,故仅升一级。七月,督师辞官。

崇祯二年13,后金主皇太极以兵数十万入龙井关、大安口。破军阻之,明军死战。寻,京都之围解。逆阉余党以“擅杀岛帅”、“清廷议和”、“市米资敌”诸罪弹劾,上疑之。复以异学零叁肆照之,定其有罪。 三年14八月,凌迟寸磔,族人流徙三千里,并抄没家产。


二三子15曰:呜呼!此物“孽镜”焉?“明镜”焉?人有忠奸之分,而器无善恶之别。利器在手,侠者持之,则保家卫国,除暴安良;邪者持之,则为非作歹,鱼肉乡里。其是利器所愿也?盖正用则正之,邪则反矣。

包公得此物,悬于高堂,众人皆可仰而视之。故开封风气为之一变,尊为“青天”,宝为“明镜”。至明季,君臣异心,猜疑四起。以一镜之判而自毁长城,致使江山易姓,社稷易主,徒增奈何。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凡有过错,黑雾缠身,血字模棱,不知所谓。猜疑心起,夫妻异梦,友人割席。此方为三阎罗锡宝原意哉?细思恐极矣。

——————— ☯ ———————

PNG-YXH-LOGO.png

格异 · 治学 · 融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