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学贰陆捌 酒岛果妖
评分: +20+x

志号
异学贰陆捌

志类


离□千余里,有岭岛,岛名田木,山曰亥木。多鲜果,中藏酒母,啖之辄醉。岛中有四妖,皆千年佳果得人气,精气凝结,兼受日精月华所化。喜酒,尤喜“倮儿酒”1,饮之,通体散香,身软无力。


异学贰陆捌者,酒岛果妖也。一女三郎,皆非人也。常兴风浪,泊船至田木。掠人酿酒,其名曰“倮儿酒”。

女妖者,盖“携李”2所化。西施因其味美,素最喜食,于美人口中受口脂之香,得以化妖。其妖也,头戴凤冠,身穿蟒杉,貌美,面有指痕。

一男妖,观其面未至二旬。齿白唇红,面如傅粉,少女打扮,其言必自称奴家。盖一桃妖也。桃虽非仙品,当年弥子瑕曾以其半分之卫君3。于姣童口边感龙阳之情,故以女装见矣。

余二妖,皆赤发蓬头,面相凶恶。 其一 面如黑枣,盖“羊枣”4所化。曾晳5睹羊枣而不得嚥。于贤人口内染翰墨之味。
其一脸似黄橘,其身昔楚王所锡之物。于良臣口里得忠义之气。昔日晏子使楚,楚王嬉子,子以枳橘之异方解。

熙平二年6,五脏庙7鼎俎家酒将,刘公白堕欲仙酿。闻之,欣然前往。至妖岛,几死。幸善食咒异术,方得归。于酒岛得千年酒曲。酿之得酒。

其酒暴于日中,经一旬,味不动。饮之香美,醉而经月不醒。路逢贼盗,饮之即醉,皆被擒获,因此复名“擒奸酒”。游侠语曰:“不畏张弓拔刀,唯畏白堕春醪。”

永徽五年8,东瀛谴唐使至。大使河边麻吕,余好友也,要余共享青州从事9
闻其香,大骇。余少出海,会风暴,遇妖人。非身怀小术,则死数矣。知其乃“倮儿酒”,急问之。麻吕云,昔日在京都府,昏昏入一地,恍恍然而不得出。幸遇阴阳寮之前辈,前辈云此地名曰“酩酊”,锡此酿而归。莫若果妖亦陷“酩酊”乎?

久视元年10,岭南孝女唐氏出海寻父,舅林之洋陪焉。至田木,众水手登岛啖果,皆大醉。四妖掠其上山,欲烹酒。幸之洋西席多公,昔异学会知书客11也,与岿阳众友,急传书。须臾至,乃岿阳果仙姑。动仙术,雷霆震耳,霞光四溢。四妖皆重伤,几归原质。故数百年不闻其踪矣。

乾隆六十年12,知书客北平子13奉令查异学███。见其上数山,兽,国色淡,有破痕,速上报。众太尉知其将归,皆大乱。
唯北平子神色如常,上言曰,尝入奇门14,为“稗官行”15。若仿《山海》撰一书,或可补救。众太尉议之,为广而传之,当撰一传奇小说。会酒岛果妖猖狂,已数船因此不归。而有多公遗文,知其祥矣。故以多公遗文为原本,作书,以封异山,异兽,异国。亦流酒岛于异界。书名《镜花缘》。
此术违天和,损国祚,故重封此术,非亡天下之事不可用也。

光绪二十三年16,有东洋倭人经商于两广,号宇宿,自言喜饮石榴酒,小枝肉配之。有求者花百金取大石榴酿酒,炒嫩肉做小枝状。然皆不喜。后有岿阳道人追妖人至两广,见其所食之物,大惊。众人方知小枝肉者,人之小指也;石榴酒者,“倮儿酒”也,皆以人为料。


二三子17曰:时有人问余,美妇与女装夫,自然即西施、弥子瑕形状了。但那两怪,一个面如黑枣,一个脸似黄橘,难道当年曾晰同晏子亦此模样?

可笑焉!西施、弥子瑕俱以美色蛊惑其君,非正人可比,故精灵都能窃肖其形。至曾晰、晏子,身为贤士,名传不朽,其人虽死犹生,这些精灵,安能窃肖其形?所谓邪不能侵正。故枣怪面似黑枣,橘怪面似黄橘。

昔山海图色变,当是时,吾与十四众心皆大乱。惟恐圣禹之功毁于一旦。幸得北平子作书补阙。然“倮儿酒”复见,酒岛果妖复归焉?若真如此,则大灾将出矣。

——————— ☯ ———————

PNG-YXH-LOGO.png

格异 · 治学 · 融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