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成为科学

来到教团的第一天我就已经见识了一项奇迹!当时教堂里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雨点敲打玻璃窗的声音,我正在对一些神圣律法中的经文进行测试。马丁与我一起,手里拿着一本同样冗长而乏味的生物学课本,雨越下越大,我们就坐在那里。我发誓整个教堂像婴儿床一般左右摇晃,每隔一会儿都会有一阵强风推开前门。那些小蜡烛根本没法抵御寒冷。如果以西结没来,整座教堂都要倒塌!

马丁第一个注意到以西结站在外面,他穿着他那件亮闪闪的黄色长袍,双手指向天空,大声呼喊。以西结从他口袋里拿出一只老鼠,朝着太阳的方向把它了举起来。他的喊声越来越响亮,狂风暴雨随之减弱,很快云层就完全散去,太阳重新占据了天空。一束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他回过头来看着我,说道:“光明在黑暗中闪耀,而黑暗无法战胜它。”老鼠又躲了起来。

他一进屋就问我和马丁研究的进展情况。马丁大谈数学和科学,细胞与组织的公式。我只能逮着他说话的空当汇报点东西。以西结笑着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很快,”他说道,“你很快就会学到如何看待科学1。这是一项需要学习才能掌握的能力,也是最有价值的能力。”他很快就离开了。总有一天,我会理解法则

我现在才意识到,我们做研究的地方冷得我都能看见我呼吸出的白雾。而马丁,多亏了他一直穿着的那件蓬松大衣,倒是从没看见过他发抖。他透过薄薄的眼镜片审视着我们所有的材料,在他右手边的的笔记本上匆匆写下几句,而左手边摆着一张罗列着所有已证实常量的清单。我很好奇以西结为什么选择了我作为与他共事的对象,但我明白主选择了以西结,主又通过他选择了我。因此没什么可问的。

我跟马丁聊了一会研究的原理。简直是个谜团,神圣科学,随处可见却无法触及。世界有很多常理,物理学,热力学,电学,但据马丁说这并不一样。“它散发着神圣的气息,这肯定因为是祂存在于其中,但它的运作却始终如一。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理解的更加深入。而现在在它的面前,哪怕连我也不过是个蠢材。”

今天我收到了以西结的信,信上谈到了我们的新项目。我把它抄在下面:


220px-Triquetra-Vesica.svg.png

致我的援助者

时间又停滞了,我的求知之友。我能感觉到大地在震荡,扭曲,翻转,移动2。神圣法则在这种时候运作最为良好,我得告诉你,主厌憎这片大地。如今最合理的第一步是收获恶兽。我曾凝视着拉普捷夫海3,“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4为了营造恶兽诞生的波涛,科学需要嵌入这片大海。那将是我们见证基督再临的时刻。

祝你好运,

此致

以西结•瓦莱里•埃普雷努
摩尔多瓦独立东正教会传道团大主教”


我们研究的进程已经前进了一大步。等有时间我会更新一下的。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么多的概念,却毫无线索可循,至少我看不到,甚至马丁也看不到。经文毫无用处,文本相互矛盾,先例被一遍遍地打破,这根本没有道理。马丁不断地宽慰我说这些律法和概念必定存在着一条线索贯穿始终。他说所有真正的科学家在自己的事业里都有过挣扎的岁月。爱因斯坦,玻尔,居里,没有哪位科学家对失败免疫。“我们是科学家,加粗的那种5。”他说,“只有科学家才能理解上帝的话语。而正是因为我们所处的立场,我们才会被蒙蔽,这是上帝的旨意。”

以西结从未给过我们新的帮助,当然这可以理解。如今的教团极为重要,我们已经不是刚刚创立时的那个简单的联会了。他尽管神圣,但仍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一切神圣之物都自然而然地远离这片土地。这里连树木摇动的方式都是奸邪的;而这里是我们的圣地。如果上帝为我们留下过金矿,那我们早已将它打碎了。我们要为奸邪接生以推动基督再临的进程。

如果现在绿鸽能来到我们身边该有多好。它们的赐福是如此珍贵。

10件陶塑!由最好的粘土塑成的!以西结带来了一个包裹,他说他感知到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正在等待着堕落,修正,与纠改。他带来了个纸板箱,贴有写着“198d”的标签,箱子里装满了刷有绿色涂料的陶制鱼偶。一开始它们也没什么特别的,直到以西结抬手碰触了纸箱。仅仅一瞬之间,箱子里就出现了半箱水,陶鱼在里面游了起来!马丁看第一眼的时候差点摔倒,随即就瞪大了眼睛开始端详起来。

我险些完全忽略掉了科学!当然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些鱼必须用来使恶兽诞生。不过我们的研究也快要完成了。如今我们拥有了有形的律法,再也没有誊写的必要了。碎片已然散落各地。我能看到钢笔将法则置入书页。只要以西结7月24日在这里就好。

马丁还是不敢确定。“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即使我们拥有碎片——我们还不一定拥有呢——,我们还是不知道怎样将它们拼凑起来呀。”作为回应,以西结微笑了,从他的口袋里取出最后一条鱼,并把它抛入水中。它像别的鱼一样遨游着。而我们两个又一次被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看来在我们求知的道路上总会有些艰难险阻。总有那么几大块的拼图我们无法忽略,而这几大块又引出了更多的谜团。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奇迹甚至根本不是那些动起来了的鱼,而是水。质量守恒定律该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忽略掉它,重新写一个定律,然后管它叫神圣法则?否则我们又该怎么做才好?

马丁艰难地搜寻着答案。我看着他在纸上不停地演算,从一堆定理到另一堆定理,一堆等式到另一堆等式。与此同时,我一直瞪着我们的小小奇迹。我知道这并没有那么容易。助己者,主将助之。我知道,等到最后我们都会升上一个更好的地方。但它在哪里呢?如果没有答案,那我至少想知道些线索。今晚入眠时我会为答案祈祷。我不知道我今晚睡得能有多好,外面大雨的瓢泼声如同炸开的礼花。

马丁自闭了。他已经在他的座位上坐了好几个小时了,我还没听到他任何的答复。他就像一尊石像;打我醒来之后,我哪怕连他眨眼的动作都没看见过。他双手置于膝上,空洞地瞪着一扇贴满了十字架与圣像的墙壁。以西结在我俩中央,直视着马丁的背影。我联系过以西结,但这样的细胞信号已经很吓人了。我一会儿再试着把马丁送到最近的医院去。

现在我正在看马丁的笔记。字迹近乎乱涂乱画,等式和无序列表潦草地堆叠在一起。有些笔记写在页面的边缘,有些笔记一直写到下一页,还有些先写成便利贴又粘在了笔记本封皮上。“198d(82)=x+><> 198(d)(Science) 1 9 8 d 1 9 8 d”。还有一大摞页面都被撕掉了。老天。

“ 科学 科学科学禾1学科学科学科学9斗学科学科学 科学科学8斗学科学科学科学科学科学 救救我 上帝 科学 我没办法 科学 我 以西结 请救救我 以西198d 操 神圣 神圣 法则 基督 主啊 主主啊 请求您 以西 结 结”

马丁跑进了雨中。我本想阻止他,但听起来他在外面撞上了什么东西。是以西结。他们在交谈。

“马丁.”

“你他妈耍不了我,以西结。我全明白了。让我走。”

“愚蠢!你不是亲眼见到了那些征兆了吗?”

“那根本不是征兆!那只是异常!你就是异常!你耍不了我了。我看够了。”

“上帝不会对我说谎的,马丁!神圣法则是真实的,是有形的,它就在我们身边,而你却如此盲目!现在你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渎神之语,异常从不存在。如果真的存在异常,那就是你!”

“我再也不想听你那些法则了。”

“上帝借我之手行事。我不能让这一切白费。”

我听到了尖叫声。长久的尖叫声。响彻至黑洞般的无限,永不停歇。我躲藏在我的书桌后面,却仍然摆脱不了它!让这尖叫声停止吧!求求你,停下!我祈求让它停下吧!

又来了一个新人。她的名字是狄奥多拉,她进门时身穿雨衣,手持雨伞。她说她是我的新搭档,主修化学以及它与科学的联系。我给了她一本书,让她一页一页地读。我坐了下来,我太累了。

箱子里的一只鱼产下了仔。生下来的小鱼转向我,对我说“逃”。逃。逃跑。逃离科学。逃离教团,逃离教会,逃离以西结。逃离马丁。逃逃逃逃逃逃。我在逃跑。我在午夜里逃跑,没有人能听到我的声音,我这就要离开这里了。如果有人读到这里,快跑吧。我已经为科学付出了太多,而你不需要做同样的事。那里什么都没有。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