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 · 蝶蛛 · 第捌柒伍
评分: +20+x


道光初,岁在大荒落,维庚申之日,于静海草米店中,有一张姓民户阖家暴毙。或呼之不应,破门乃见其尸安卧于床,颜色不改,却无生息。

仵作验之,方破肌肤,迮涌浊气,未几而消,但馀一皮囊尔。望其内,空洞无脏腑,独残翠丝,混黏血肉腐浆,牵挂骨间。

差吏搜于室,发三五黄茧于床脚下土穴,大如小儿握拳,上有破口,似啮齿痕。

是夜,又一民妇遇难,曰何李氏,血竭而死。其夫唤李二,尝挑灯赌于村头。及归,见有蝶似蛛,青邃幽荧,扣于户上。少顷,蝶振如扇大翅,直扑李氏。李氏若中幻术,张目痴笑而立,幸为追债众人掷火烛所救。

乡民大怖,夜伏檐上,果见二三妖蝶再至,抟舞于道,乃引弓欲射之。不成,身为绿丝所缚,哀嚎三声乃止。惟火能驱。

邻村亦见妖事。而踏青女子,多言尝逢数小蝶,飞穿裙底,翔舞髻端,扑之终不可获,惟感心悸目眩。

有邑朱氏,修楼此村,皓壁朱门,廊舍华丽。告曰,或日蝶妖入其厅,展翼则墙为之满。翅上花草云霞,五色炫烂,虽工于画者不能描,而睹之众仆,皆近于狂。




探知此妖,状如青蝶,有繁饰华翅,常发荧光,人不能久视,久视必目眩坠幻。其中至大者,翼展九尺有馀,振散毒尘,拍物虽石亦碎。

其状又若蛛,八爪高折,上覆针毛,寒光滞毒。其首六目,血色裂紫,下延长喙,喙类芤管,可刺人肌体,吐毒其间,销炼蚀浸血肉,令其俱化腐水。

而其尾部郁结肿块,细丝中射,坚如弦索,草木沾之则死,人触之旋生脓泡,须臾亦死。

其妖昼隐于古坟之下,夜出为乱:或伏于窗台旁,探喙刺啜眠者口鼻,人血流不止乃死;或交媾于室内,掘土产卵于床下,卵必夜躁,声如吹水起泡破裂。而雏妖既出,则自鼾鸣者口中入,而所附之人,多感咽有咨咨之细声;殆及雏妖安生,则寻阴极之时,溶尽血肉,哜啐长丝,结茧于内,后亦从口中,化蝶而出。

其妖尤好女色,受害者多为妇人。





天津诸乡,妖迹渐遍,死伤者逾数百,民心惶惶,咸惊怪声。复有几户人家,举户亡走。异学府拏之,见一氓有异状,即殛之,果现雏妖。京师风传有大户避匿焉。

天津城内,有童谣起,曰:“青蝶青蝶,何蛛化耶?啖我血肉,网我室家。身披五彩,不怜素华。谁人执炬,速焚此邪!”有贰心之民,假防身之名,聚众号曰团练,或生祸端。




{$title}

臣异学府破军太尉杨承光跪乞

奏为天津乡下
多生食人异兽氓庶惊窜
或为妖所附恐妖物广布
祸及京师殃及天下
又有奸宄作妖言宜急灭之

臣请遣平异神士疾赴天津
持真火燔熂乡林村社及荒冢
以绝蝶妖之乱

伏惟圣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