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僵尸的生理与种族特征
评分: +53+x

浅谈僵尸的生理与种族特征

《统合奇术学季刊》第106卷第4期 (2018年10月),第38-47页

国际统合奇术研究中心
矽宇校区 Xiyu Campus

作者 言冷正,萧琪初,西门欢永

摘要

在全球超自然联盟108议会成员组织“诸子九家监煞台”的联合研究下,国际统合奇术研究中心对“僵尸”这一中国本土超自然种族进行了调查研究,以记录这一种族在生理、分布和习俗上的特点。

绪论

僵尸,又被称作“僵族”,是一支中国的本土超自然种族,区别于联盟定义的灰色型“死后复苏者”威胁实体以及世界超卫生组织定义的丧尸病患者[1]。

这一种族在中国历史上早已有记录,但在古代各朝基本散居于普通民众之中,且外貌和常人无异,因此官方极少将其正式记录为独立种族,文献多见于民间志怪记录和坊间传说。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的十几年内,散居的僵尸才在分布上开始出现聚居的特征。

诸子九家监煞台于1968年正式记录僵尸,并于1971年加入全球超自然联盟后将其添加至超自然种族名录。长时间以来,诸子九家监煞台都对僵尸保持着记录,但多数资料因年代久远而陈旧。本次调查研究旨在系统性整理过往资料,并对僵尸的现今状况进行记录更新。

方法论

本研究在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框架下与诸子九家监煞台联合进行。对僵尸的生理研究采取抽样专项体检和医疗档案分析,并进行高保真的以太共振扫描和休谟指数测量。族群分布情况将整理诸子九家监煞台的过往资料和人口登记档案。民俗习惯采用田野调查。

结果

生理特征

僵尸皮肤较正常人类而言更缺乏血色,体温维持在25℃左右,除此以外和正常人类没有明显外貌区别。僵尸体内血液流动缓慢,整体代谢水平低,心脏搏动速率约20-40次/分,静息状态下呼吸5-8次/分,其余内脏器官与系统较正常人类而言运转效率同样较低1

僵尸缺乏显著的痛感,表皮和肌肉脱离肢体不会造成极端疼痛。体表伤口的体细胞将直接增生复原,并消耗个体的EVE能量水平。自我复原机制存在速率限制,关键且严重的创伤同样会致残甚至致命,个体在复原伤口期间一般会加大进食并增加睡眠时间。同时,复原机制导致僵尸的毛发生长速度较快。

僵尸的生理EVE水平很低,难以应用在身体机能以外的奇术施法。身体受到高水平的EVE能量,包括活性生命物质或奇术施法作用,都会出现程度不一的不适反应,甚至可能导致死亡。因自身EVE水平稀薄,长时间的阳光照射同样会导致僵尸出现轻微不适[2]。

风俗习惯

僵尸在日常生活中喜欢阴凉环境,尽量避免身体受阳光暴晒,多数不喜欢运动和需要持续兴奋的活动,整体风气上崇尚“居家静止休闲”。能长时间保持睡眠,但普遍对此存在厌恶或恐惧心理,会追寻正常作息且不会轻易改变。

生活习惯和民俗哲学上同样受生理情况的影响,多选择慢节奏的生活。厌恶高强度性行为2,进而导致到对激情恋爱观的反感,崇尚循序渐进的婚恋过程与和睦安宁的家庭理念。集体厌恶破坏日常作息的事件,节日庆典很少通宵举办,维持作息正常被很多僵尸认为至关重要。早晨会主动保持清醒,闹钟被认为是重要的生活必备用品,且早晨多会进行互动叫醒其他僵尸,一般不认为早晨为私人时间,发展出了早晨会客办事的社会社交习惯。

历史上的长期散居导致僵尸没有专门的语言与文字,通常掌握当地方言,信仰方面也会尊重居住地习俗。目前僵尸聚居地主要通用标准普通话。

僵尸对丧葬极端重视,通常秉持“死亡平静且深刻”的生死观,没有统一的来世概念而是由个人信仰和当地习俗决定。丧葬仪式通常以大量深色装饰装点相关现场和亲朋好友,具体流程会结合逝者遗愿、当地习俗、亲朋认知从而各不相同,但极端繁琐且隆重的特征不变3

对丧葬文化的重视产生了特殊的“遗书文化”,僵尸自童年时期便会被亲人教育常写遗书,并不羞于向他人展示遗书,进而使遗书成为了人生理想规划和社会生活的重要载体。

中元节和清明节为僵尸种族的重要节日,有祭奠先祖、互赠遗书、集体丧葬仪式庆典等传统习俗。

地理分布

僵尸在历史上广泛分布于东亚地区,因散居而无明显地理分布特征,但中原地区的种族人口密度始终偏高。这一情况持续到抗日战争后,僵尸开始形成聚居地,主要分布于湖南、湖北、江西[3]等地区。随着时间推移和社会发展进一步加深,聚居地规模在缩小的同时聚集程度进一步提高。

结论

僵尸是一种以EVE能量水平低为核心生理特征的种族。EVE能量水平低是整体生命活动不活跃的具体体现之一,其他体现还有血液和内脏趋于缓慢运转、体细胞缓慢呼吸等情况。

伤口的快速复原体现了EVE能量的生理性直接应用,目前还不确定是否僵尸体内存在特定的作用器官,主流观点认为是整具身体系统造成了这一特点。尽管复原能力存在却无法治愈所有程度的创伤,而外界医疗手段对僵尸来说通常意味着“过度EVE能量介入”,包括输血、部分注射药物、器官移植等。这会给僵尸带来不同程度的不适反应,针对该种族的特殊医疗手段还需研制和注意。

僵尸对于自身睡眠时间过长会产生相应的恐慌,认为长时间睡眠极有可能导致死亡。目前没有在医学体检和过往资料中证实这一点,但无法排除实际案例过少带来的影响。同时僵尸本身近乎静止的生命状态,长时间睡眠的情况下也确实有增加死亡风险的可能性。这种恐慌尽管目前无法区分是生理性本能还是一种文化,但确实影响了僵尸的日常生活习惯,早晨保证准时起床也因此成为了大多数僵尸根深蒂固的生活规矩。

位于中国湖南的超自然地区“黄泉镇”4现在是唯一的僵尸聚居地,庞大的僵尸族群居住于此[4]。社会发展和帷幕规定落实共同导致了僵尸聚居地的收缩,“洞庭湖会展”事件最终确定了黄泉镇作为唯一聚居地的规定,其余小型聚居地均出于常态保护要求被迁至黄泉镇内[5]。

参考文献
1. 《缺牙丧尸如何品尝人肉:丧尸病各阶段的治病机理和防治方案》;Dr. Richie Land, 世界超卫生组织出版社,1998年。
2. 《对阳光中EVE能量含量的分析》;PhD. Erica Vort, ICSUT出版社,1975年。
3. 《湘西巫毒文化的超自然真实来源》;潘柔明院士, 诸子九家监煞台出版社,2001年。
4. 〈KTE-4573-Beige档案与处置建议〉;《全球超自然联盟物理部门威胁实体公开档案》, vol. 16, no. 144, ser. 21,17 Apr. 2004, pp. 11–23.
5. 《从超常绑架案到武装对抗:洞庭湖会展事件纪实》;权万盼研究员, 基金会出版社,2017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